首页
sishu

M/F摩亚圣公主 中篇

第三章 欢喜冤家 亚瑟和娑罗边走边继续着之前的话题,其他人也都嬉笑打闹着保持着愉快喧嚣的气氛随行而去。 然而此时,被远远落下的菲儿却有些不知所措,站在原地思索:是该跟他们一同前去呢,还是自己跑路?答应娑罗救她出火坑的事情算是完成了吗?是该继续呢,还是就此别过?继续跟着他们在这里呆着……看样子那个什么臭育王不好惹;就这么出去,拉加那厮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告官缉拿于自己,恐怕自己又要有些麻烦日子了...
  • 阅读全文 |
  • 分类:未分类 |
  • 发表于:11月07日 |
  • 浏览:49015 |
  • 评论已关闭 条评论

M/F摩亚圣公主SP情节 1-2章

海上,宁静的夜,繁星闪烁。 亚瑟伯爵躺在自己的巨型豪华游轮最上面的甲板上,仰望星空,被那美丽而深邃的星海迷住了,渐渐沉了进去。梦将他拉回了记忆的深处。 爱尔法帝国——他的故乡,现在早已是他兄长统治的天下,也早已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地!曾几何时,他们兄弟一同玩耍,度过快乐的童年;曾几何时,父母是那般宠爱于他,胜过世上任何人;曾几何时,可爱的爱玛公主,与自己两小无猜,亲密无间——现在恐怕也已经是兄长的皇后...

校园体罚SP

李小静是一个美丽漂亮,聪明伶俐的女孩,她是独生女儿,今年18岁高中毕业,高考只考了三本分数线。父母决定让她复读。她父母网上搜索,“梅花”学校的复读班今年考上一本的特别多,就决定让女儿读“梅花”的复读班。 “梅花”学校办有高考复读班,中考复读班,中小学生补习班,其中高考复读班是男女分班的,女生复读班有围墙和学校BANNED部分隔开。 接待他们的是一位女教师,女教师说,要公立大专线以上才收,而且为了督...

旧社会的乡村sp

“去把门关上”我男人吩咐到。要知道在农村女人的地位是很低的。我只得乖乖关了门又站回到男人跟前。 “脱了裤子趴到方桌上去,把腚撅起来…..”我赶忙褪下了裤子,趴到方桌上,让屁股自然撅起。孩子他大伯把鞋递给了我男人又坐回到椅子上重新点燃一袋烟。我男人接过他大伯递来的鞋狠狠地揍我撅着的屁股。塑料的鞋底打在光屁股上声音很响亮。我不敢大声哭不敢动,只小声的哼哼着。越来越疼越来越疼,我开始扭屁股,...

不乖巧的女人要被打屁股

于洁趴在床上,眼泪象掉了线的珠子一样哗哗向下掉,动一下身体屁股上痛苦难当。 想到了昨天晚上,真是象恶梦一样。 元厚与于洁同居了有两年多了,元厚人才出众,也有地位,不管外面如何,同居的只有于洁一个。 于洁对元厚是一百万份的温婉与承顺,让元厚的朋友很羡慕。昨天晚上,一个朋友与元厚开了个玩笑:“那么爱你,有没有主动要你娶她。于洁也是个有点身家的人,她不提结婚的事,是也不怕你跑了,跑了再换一个。” 一席话...

思德丈夫的一次管教SP

思德教授是大学里头有名的严肃+严厉的数学系教授,年方块60了,老伴早亡,没有孩子。 鱼鱼快30了,城郊结合部的孩儿,曾上过思德的课,脑子不聪明,天天光问问题,跟大长今差不多。毕了业以后,俩人接触了几年,决定结婚。好像没有太浪漫,但却是互相恩爱,有了家人和老夫老妻的感觉。女方家里当然不同意嫁个糟老头子,于是先斩后奏,偷偷结了婚,住进了思德家。 思德对学问的执着和严肃带到骨子里的。在家里当然也不例外,...

花样虐臀

1927年上海,冬。 此间正值乱世,人人自危。街上肃静的可以,大家都低着头缩紧已领,匆忙赶路。一条弄堂里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一个半大的男孩连滚带爬的冲出弄堂,跌倒在雪地上,一边求饶,一边手脚并用的往前爬。 “三师兄,三师兄饶命,救命,呜呜,救命啊~”男孩的脸色惨白,颤抖的声音里尽是哭腔和浓浓的绝望。 随后又走出了七八个人,为首的瘦长身材,身披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帽檐压得很低,远远看去...

青楼梦

紫苏见月上三竿,知今夜无望,只得上床就枕。恨恨地骂道:“这负心贼!要么此生再别见我, 要么揭了你的皮!”。 小红劝道:“主子当心气坏身子, 我想那赵大爷不敢有负主子, 必是一时有事……” 紫苏甩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怒道:“那负心贼,是你那一门子的大爷!” 小红推窗一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官儿,正在丁香树下撒尿,见窗开了,提着裤子扭头就跑。 小红喝道:“看你敢跑!” 那小官儿真个不敢再跑,站在那里发抖...

成长的蜕变SP

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凌晨一点,而我期待的那个头像还依旧是黑白的。哥,你今晚又食言了。我依依不舍的点下关机,显示器已经漆黑一片了,可是我却依然渴望看到那突然亮起的头像。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应该已经习惯了啊,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觉得难过呢? 钻进被窝里,用被子蒙住头,自己在被子里紧紧的卷缩着。不要难过,不要难过,虽然一个劲的告诉自己,可是心里还是像针扎一样的疼。 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你每天晚上都会...

SP打屁股俱乐部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终于站在了这个地方,名为“打屁股俱乐部”的屋子前面。 终于在半年前在镇上不远的地方开了一个打屁股俱乐部,但是我也没进去看过。这次之所以来是因为期中考试我实在是无法原谅自己了,中考就要到了,但是这次的考试太出乎自己的意外,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会考出这样的成绩,而仔细分析一下的话,很多都是不必要的失误,跟妈说我的成绩的时候,负罪感尤其严重,看到妈眼神黯淡却不想让我有压力反而安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