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sishu

那是开始,掌落痕留【二】

高中如愿以偿进入了重点学校的重点班级,报道那天,当我从班级排名榜的中下游苦苦觅得“X小唱”这三个字时,我丢失了全部的骄傲,垂头丧气的走进班级,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余光一扫,似乎都是周围同学高傲的眼神。        43名是我的自尊心难以承受的名次,电话那边传来陆老师的声音:“你们班主任我认识,数学教的很好,我已经拜托过他留意你的成绩了。还有刘老师(我爸)让我每个大周去家里坐坐,我们下个大周见,好好...

那是开始,掌落痕留【一】

那年,十三四的我,刚刚懂得豆蔻年华之意,每早顶着中考的压力一圈圈练习800米。我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父母眼里的乖乖女,同学眼里的文静好学女孩。从小学起一直留着的长发已经及腰,我不爱打扮,随手梳理下一条马尾却也高傲的翘起,阳光下黑的发亮。 像很多女生一样,初中后数学是我的硬伤,初一初二我的成绩从来没有掉下过前三名,即使我的数学成绩120分的题从未考到过80。 以这样的数学成绩进入了初三这关键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