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sishu

旧社会的乡村sp

“去把门关上”我男人吩咐到。要知道在农村女人的地位是很低的。我只得乖乖关了门又站回到男人跟前。 “脱了裤子趴到方桌上去,把腚撅起来…..”我赶忙褪下了裤子,趴到方桌上,让屁股自然撅起。孩子他大伯把鞋递给了我男人又坐回到椅子上重新点燃一袋烟。我男人接过他大伯递来的鞋狠狠地揍我撅着的屁股。塑料的鞋底打在光屁股上声音很响亮。我不敢大声哭不敢动,只小声的哼哼着。越来越疼越来越疼,我开始扭屁股,...

不乖巧的女人要被打屁股

于洁趴在床上,眼泪象掉了线的珠子一样哗哗向下掉,动一下身体屁股上痛苦难当。 想到了昨天晚上,真是象恶梦一样。 元厚与于洁同居了有两年多了,元厚人才出众,也有地位,不管外面如何,同居的只有于洁一个。 于洁对元厚是一百万份的温婉与承顺,让元厚的朋友很羡慕。昨天晚上,一个朋友与元厚开了个玩笑:“那么爱你,有没有主动要你娶她。于洁也是个有点身家的人,她不提结婚的事,是也不怕你跑了,跑了再换一个。” 一席话...

思德丈夫的一次管教SP

思德教授是大学里头有名的严肃+严厉的数学系教授,年方块60了,老伴早亡,没有孩子。 鱼鱼快30了,城郊结合部的孩儿,曾上过思德的课,脑子不聪明,天天光问问题,跟大长今差不多。毕了业以后,俩人接触了几年,决定结婚。好像没有太浪漫,但却是互相恩爱,有了家人和老夫老妻的感觉。女方家里当然不同意嫁个糟老头子,于是先斩后奏,偷偷结了婚,住进了思德家。 思德对学问的执着和严肃带到骨子里的。在家里当然也不例外,...

花样虐臀

1927年上海,冬。 此间正值乱世,人人自危。街上肃静的可以,大家都低着头缩紧已领,匆忙赶路。一条弄堂里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一个半大的男孩连滚带爬的冲出弄堂,跌倒在雪地上,一边求饶,一边手脚并用的往前爬。 “三师兄,三师兄饶命,救命,呜呜,救命啊~”男孩的脸色惨白,颤抖的声音里尽是哭腔和浓浓的绝望。 随后又走出了七八个人,为首的瘦长身材,身披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帽檐压得很低,远远看去...

青楼梦

紫苏见月上三竿,知今夜无望,只得上床就枕。恨恨地骂道:“这负心贼!要么此生再别见我, 要么揭了你的皮!”。 小红劝道:“主子当心气坏身子, 我想那赵大爷不敢有负主子, 必是一时有事……” 紫苏甩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怒道:“那负心贼,是你那一门子的大爷!” 小红推窗一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官儿,正在丁香树下撒尿,见窗开了,提着裤子扭头就跑。 小红喝道:“看你敢跑!” 那小官儿真个不敢再跑,站在那里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