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sishu

茶道妹妹的四十记戒尺

苏州沿河茶庄的二楼红茶室里,司茶道的十八岁小姑娘清芬正在拨弄着茶盏。清爽的茶水,伴悠悠茶香,汩汩地流转在茶盏之间。 清净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不一刻,老板徐先生慢慢踱上楼来。清芬放下茶盏,垂首站在一边:“徐老板,清芬学习茶艺已经快两个星期了,可以出师接待客人了吗?” 徐老板默默看了她一眼,道:“你演示一遍我看看。” 清芬点头称是,坐到茶桌前,熟练地烫壶、倒水、置茶、注水、烫杯、分杯、奉茶……一一演示来...

因为SP缔结的关系

过了暑假转眼就要到十一了,十一姥姥过生日一家人都会回来,聚会是件好事,可是每次聚会变成对我单身剩女的讨伐那就大大的不妙了。可是又不能躲开,于是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各种相亲活动。 这时,群主发出了活动邀请,说在H城的群里同好们聚聚。虽然在现实中我这个胖胖的女孩并不受关注,但是在群里还是和很多人聊得来的,即使都没有实践过,本来打算不去的,因为以后在一个城市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对于自己影响不好,但是再三又Q...

柳妃受罚

寅时三刻,天刚蒙蒙亮,景仁宫后殿偏房里的烛火已经点了起来,重重人影来来往往,十分忙碌,正殿门口已经等候了许多太监宫女,林林总总有十几人,人虽多却鸦雀无声,时至卯时一刻,寝殿内传来了宫女的叫声“娘娘起了,进来伺候着”,听罢八名宫女便有序的进入殿内,大宫女华音伺候皇后梳洗,小宫女们便迅速整理起床铺来,皇后宁氏只穿一身羽缎中衣泰然坐在蜜蜡鹤鹿同春双孔铜镜前,华音站在皇后身后,轻声问着:“娘娘,您今个想梳...
  • 阅读全文 |
  • 分类:文章 |
  • 发表于:01月05日 |
  • 浏览:123138 |
  • 评论已关闭 条评论

体罚我那些可爱的学生们  

我是一名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今年23岁,是在一所师范大学的英语专业毕业的。而现在我已经成为了XX女子高中的一名高二的英语老师,我将带着高二四班的25名女孩子们两年的英语课。 这又使我回忆起了我的高中生活。我高中的英语老师对我们要求相当严格,她很注重同学们的单词积累量,每个单元她都会做单词游戏和单词听写来督促我们背单词。单词游戏我们称它为 game ,每位同学按座位依次站起来,她会给随机给出一个...

单人护士

“又到晚上了。每天过的都是这么快。我还有多少日子呢?”躺在病床上,秦风望着天花板抱头想着。“嘿嘿,小王医生这次倒是做了件好事,这个女孩真是有趣啊……”突然病房门“咣当”医生被人撞开。“我回来啦!今天食堂的伙食真不错,我给你带回来了好多!”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秦风知道这是他的单人护士,田小雨。 秦风天生胸腺发育不良,在十二岁的时候更是因为心脏瓣膜上的肿瘤住进了这家医院,一晃就是六年。这六年他见过了...

Spank情感短文–错爱

【上篇】 (一) 手起,鞭落,一条鞭痕,在那白皙却略带粗糙的臀峰上赫然显现。 啊——! 一声惊呼,禾雀四起。 (二) “你们瞧你们瞧,少夫人又挨鞭子了……” “真给咱们司马府丢人!” “少夫人这胆儿也太大了吧,居然敢跟钱庄杜老板有苟且之事!” “嘘……你们小声点儿……少爷最爱的就是少夫人了,由不得别人说她半句不好。” “唉,错爱啊错爱,少爷爱着少夫人,少夫人却爱着杜老板。” “快看,都渗血了,执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