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sishu

训诫生活之三

今晚这夹醒木的规矩格外难熬。刚才臀缝被打,这里面的肉本来就疼,这样使劲夹着醒木,苏英觉得那臀缝处的肉被醒木硌得火辣辣的疼;臀腿处也疼在肉里,夹醒木时绷着屁股,这被打的地方简直可以用酸爽形容。但苏英想着夹不好醒木,要用那样的姿势被打腚沟,再疼也使劲夹着。 这怕羞果然管用,半小时的规矩,苏英这次只掉了一次。关里心想:等周末秦杉杉回来,再好好教教苏英,这夹醒木的规矩应该就能过关了。秦杉杉是关里的第二个学...

训诫生活之二

苏英去厨房准备晚餐,厨具材料一应俱全,但苏英大部分都不会用,她只会用锅炒菜,用锅煮粥,别说烤箱之类的,就连微波炉她也只是见过却没用过。想到这是她在这儿做得第一顿饭,苏英还是用心做了一顿自己最高水准的晚饭。苏英摆好饭菜,去关里房间请示,关里来到餐厅坐下,苏英服侍着递餐具,盛粥盛饭。关里说:“可以了,你去坐着用餐吧。”苏英答应了坐到对面的餐椅,屁股坐在实木的椅子上,压得臀肉更疼了。但苏英不敢乱动,等着...

训诫生活之一

一 。关里是苏英的训诫老师,教导苏英的学习、书法、运动,还有平日里的言谈举止。训诫有训诫的规矩,苏英记得刚入关里的门下时,真是每日战战兢兢,屁股没有一天是好的。现在每每回想起最初的日子,苏英都心有畏惧。 关里是一个沉稳内敛的中年男子,他的训诫规矩严格,不容一丝怠慢。苏英入门第一个月是试用期,一个月后关里满意,则可以正式入门。 第一天,关里便把规矩教给苏英。首先,凡是挨打之前要先晾臀,将屁股洗干净后...

小六虐臀

1927年上海,冬。 此间正值乱世,人人自危。街上肃静的可以,大家都低着头缩紧已领,匆忙赶路。一条弄堂里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一个半大的男孩连滚带爬的冲出弄堂,跌倒在雪地上,一边求饶,一边手脚并用的往前爬。 “三师兄,三师兄饶命,救命,呜呜,救命啊~”男孩的脸色惨白,颤抖的声音里尽是哭腔和浓浓的绝望。 随后又走出了七八个人,为首的瘦长身材,身披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帽檐压得很低,远远看去...

那是开始,掌落痕留【二】

高中如愿以偿进入了重点学校的重点班级,报道那天,当我从班级排名榜的中下游苦苦觅得“X小唱”这三个字时,我丢失了全部的骄傲,垂头丧气的走进班级,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余光一扫,似乎都是周围同学高傲的眼神。        43名是我的自尊心难以承受的名次,电话那边传来陆老师的声音:“你们班主任我认识,数学教的很好,我已经拜托过他留意你的成绩了。还有刘老师(我爸)让我每个大周去家里坐坐,我们下个大周见,好好...

那是开始,掌落痕留【一】

那年,十三四的我,刚刚懂得豆蔻年华之意,每早顶着中考的压力一圈圈练习800米。我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父母眼里的乖乖女,同学眼里的文静好学女孩。从小学起一直留着的长发已经及腰,我不爱打扮,随手梳理下一条马尾却也高傲的翘起,阳光下黑的发亮。 像很多女生一样,初中后数学是我的硬伤,初一初二我的成绩从来没有掉下过前三名,即使我的数学成绩120分的题从未考到过80。 以这样的数学成绩进入了初三这关键的一年。...

思德丈夫的一次管教SP

思德教授是大学里头有名的严肃+严厉的数学系教授,年方块60了,老伴早亡,没有孩子。 鱼鱼快30了,城郊结合部的孩儿,曾上过思德的课,脑子不聪明,天天光问问题,跟大长今差不多。毕了业以后,俩人接触了几年,决定结婚。好像没有太浪漫,但却是互相恩爱,有了家人和老夫老妻的感觉。女方家里当然不同意嫁个糟老头子,于是先斩后奏,偷偷结了婚,住进了思德家。 思德对学问的执着和严肃带到骨子里的。在家里当然也不例外,...

花样虐臀

1927年上海,冬。 此间正值乱世,人人自危。街上肃静的可以,大家都低着头缩紧已领,匆忙赶路。一条弄堂里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一个半大的男孩连滚带爬的冲出弄堂,跌倒在雪地上,一边求饶,一边手脚并用的往前爬。 “三师兄,三师兄饶命,救命,呜呜,救命啊~”男孩的脸色惨白,颤抖的声音里尽是哭腔和浓浓的绝望。 随后又走出了七八个人,为首的瘦长身材,身披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帽檐压得很低,远远看去...

青楼梦

紫苏见月上三竿,知今夜无望,只得上床就枕。恨恨地骂道:“这负心贼!要么此生再别见我, 要么揭了你的皮!”。 小红劝道:“主子当心气坏身子, 我想那赵大爷不敢有负主子, 必是一时有事……” 紫苏甩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怒道:“那负心贼,是你那一门子的大爷!” 小红推窗一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官儿,正在丁香树下撒尿,见窗开了,提着裤子扭头就跑。 小红喝道:“看你敢跑!” 那小官儿真个不敢再跑,站在那里发抖...

SP打屁股俱乐部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终于站在了这个地方,名为“打屁股俱乐部”的屋子前面。 终于在半年前在镇上不远的地方开了一个打屁股俱乐部,但是我也没进去看过。这次之所以来是因为期中考试我实在是无法原谅自己了,中考就要到了,但是这次的考试太出乎自己的意外,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会考出这样的成绩,而仔细分析一下的话,很多都是不必要的失误,跟妈说我的成绩的时候,负罪感尤其严重,看到妈眼神黯淡却不想让我有压力反而安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