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sishu

小六虐臀

1927年上海,冬。 此间正值乱世,人人自危。街上肃静的可以,大家都低着头缩紧已领,匆忙赶路。一条弄堂里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一个半大的男孩连滚带爬的冲出弄堂,跌倒在雪地上,一边求饶,一边手脚并用的往前爬。 “三师兄,三师兄饶命,救命,呜呜,救命啊~”男孩的脸色惨白,颤抖的声音里尽是哭腔和浓浓的绝望。 随后又走出了七八个人,为首的瘦长身材,身披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帽檐压得很低,远远看去...

家法示例

(1)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每天按时起床吃早饭,锻炼身体,一周最多可睡两次懒觉(起床时间不得晚于上午9:30),每天晚上按时休息,最晚不得超过12:00,如有违反,每超过1分钟打两下屁股亦此累加。每天晚上不准超过9:30回家(寝室),每超过1分钟打五下屁股。 (2)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饭前便后要洗手,不吃一切垃圾食品,包括但不限于路边摊、烧烤、高脂肪、高热量、高添加剂类的食品,或者去一些卫生状况...

族规

古代的公堂打板子,其实在很多家族的祠堂里面,打屁股也是常常用的刑罚,在祠堂里打板子,那种情况可不比公堂逊色多少!这是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时间是满清政府灭亡后不久,民国初年的时间,那时候我十岁左右。 有一日夜里,传来了急响打锣的声音。隔壁的大叔急急的叫了父亲出去,就这样,沿街而来的锣声就这么缓缓的消失在夜里。 第二天一早,只见到这里十余户的人家,纷纷往家中的大祠堂。吃早饭时,听妈妈讲:爹昨天晚上...
  • 阅读全文 |
  • 分类:规矩 |
  • 发表于:07月06日 |
  • 浏览:66232 |
  • 评论已关闭 条评论

管教妻子的规则

一个丈夫如想维护妻子希望他保有的权威形像,那么这里有几点建议。当然,这是我亲身试验过的良方。每个家庭都不一样,有不一样的规矩和标准。因此不可能有放于天下皆准的方案,仅供参考。 1.制止无理取闹。 所有的妻子都有权说出自己的观点并且在大多数事情上和丈夫有相同的决定权。但是无理取闹是鸡蛋里挑骨头,讥讽,无端的伤人话语等等。那时你就该说“够了,再说一个字我就去拿板子。” 其实,妻子会松了口气。她可不笨,...

爱的家规(节译) —-转自《青山依旧》  

原转载者:笨蛋 前面的部分章节转自暗夜,在此感谢原译者 一、服从 对于许多女人来说,服从是一件复杂的事情。虽然服从是爱的家规实践的核心,很多女性羞于提及它,因为这让人联想到女性懦弱的顺从她们的丈夫,压抑了她们所有的个性,变得驯服、奴化。有很多女性实践爱的家规,在犯错时被狠狠SP,但是坚决否认她们有任何服从的表现。 服从不是指表现的像个擦鞋垫。坚持这观点的人往往第一个否认她们服从。这是因为她们误解了...

韩国司法杖刑

在韩国庆安南道的一个民事法庭上,正在对同一案件的两个年轻女人进行裁判。朴玉美是庆安道一家生产建筑橡胶密封元件企业的销售主管,而崔英姬则是首尔一家建筑商的采购部长,他们公司在获得首尔汉元大厦的承建项目后,对外就门窗密封件进行采购招标。 为了获取这项工程的合同,在社长的直接授意下,朴玉美开始与崔英姬频繁地接触,暗自给她送去了二百多万韩元现金。因此获得了这项四千八百万的供货合同。 可让朴玉美没想到的是,...

出轨的惩罚  

望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沙心中颇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 “抬起头来!”眼前的男人深邃的眸子里像是隐藏着一头沉睡的雄狮。 听着许久不闻的严厉呵斥,沙没有像以往那样娇嗔还嘴,而是将头深深地、深深地埋在胸前。 看着男人已经偶添新白的侧鬓,和那双满是风霜而皱纹驳杂青筋的双手,以及那颤抖着随时要倒塌的双肩,她突然难过得胸口发闷。 像是一堵厚墙,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咬着牙,想止住就要流下的一滴悔过的清泪。 “你...

太后的家法5

这一等便是等到了第二天的早晨早朝之前,皇帝正在马车里想着凤娇的温柔,突然感觉马车帘子一撩,刘公公站在了马车外,恭敬地说道“皇上,太后请您即刻去长乐宫”说完,一退步,对身后的两位女官说道“扶皇上下马车,去长乐宫”,这样汉景帝就在女官的’搀扶’下,来到了长乐宫。 汉景帝进了殿内,在窦太后严厉的眼光中,慢慢的跪了下去“母后” 窦太后看见皇上很是生气,转而怒对小天子,“来人,把这个...

太后的家法4

这一等便是等到了第二天的早晨早朝之前,皇帝正在马车里想着凤娇的温柔,突然感觉马车帘子一撩,刘公公站在了马车外,恭敬地说道“皇上,太后请您即刻去长乐宫”说完,一退步,对身后的两位女官说道“扶皇上下马车,去长乐宫”,这样汉景帝就在女官的’搀扶’下,来到了长乐宫。 汉景帝进了殿内,在窦太后严厉的眼光中,慢慢的跪了下去“母后” 窦太后看见皇上很是生气,转而怒对小天子,“来人,把这个...

太后的家法3

窦太后有意留着这对婆媳带到自己的长乐宫,和他们说的正热闹时,便听到“皇上驾到”。这对婆媳一惊,赶紧跪下。汉景帝进来“儿臣给母后请安”,窦太后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然后扶起这对婆媳,将其扶到座位上接着聊天,看着对婆媳很是不安,知道他们是看着皇上站着他们心里踌躇。这时,窦太后开口道“皇上也坐下吧,来人呢,把椅子上的坐垫拿走吧,看皇上满头汗的”说完也不过皇上的祈求的眼神,接着和老妇人聊天。“太后娘娘啊,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