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生活之三

训诫生活之三

作者:zhubian |  时间:2016-08-05 |  浏览:149080 |  34 条评论

今晚这夹醒木的规矩格外难熬。刚才臀缝被打,这里面的肉本来就疼,这样使劲夹着醒木,苏英觉得那臀缝处的肉被醒木硌得火辣辣的疼;臀腿处也疼在肉里,夹醒木时绷着屁股,这被打的地方简直可以用酸爽形容。但苏英想着夹不好醒木,要用那样的姿势被打腚沟,再疼也使劲夹着。 这怕羞果然管用,半小时的规矩,苏英这次只掉了一次。关里心想:等周末秦杉杉回来,再好好教教苏英,这夹醒木的规矩应该就能过关了。秦杉杉是关里的第二个学生,也就是苏英的师姐。苏英知道上面有一个大师兄,一个二师姐,但还没有见过面。 规矩行完,苏英还是捧着醒木重新跪回来。关里说:“回去收拾一下,待会我去你房间给你上药。”关里来到苏英当年时,苏英已经洗个澡,换了一身睡衣,站在桌边看书。苏英见关里拿着药过来,脸就红了,毕竟今天要上药的地方很尴尬。关里还是让苏英去床边撅着,苏英褪了裤子跪撅在床上。关里边上药边告诉苏英秦杉杉周六过来的事儿,有嘱咐:“明天抽空收拾一下客房,” “是。”苏英答应下。关里又简单说了一下这位师姐的情况:南方知名高校读的本科,后保送至美国名校读研,毕业后被家乡的省政府人才引进,目前从事对省内城市建设的规划与管理,之前H市备受好评的LIFE商业区就是秦杉杉为项目主导,一手策划的。苏英听完,不禁对这位师姐产生仰慕之情。关里上完药,还是让苏英晾着屁股。 关里看她很羡慕师姐的成就,说:“成绩是厚积薄发的结果,你这个师姐性格严谨,追求完美,所以要求严格。周末她来,你更要留心,凡事都尽力做到最好,不然,”关里拍了拍苏英撅着的红屁股,说:“在你师姐这儿可没我这儿这么容易过关。”苏英赶忙应是。 第二天周五依旧照时间安排做事,苏英抽空把师姐的房间收拾好,知道了师姐要求严格,特意每个细节每个角落都打扫整洁。下午的锻炼是跑步,关里要求第一天跑三公里就可以,以后要跑五公里,每周一次十公里。晚上收拾好之后,苏英照例捧着三张字帖、醒木和板子去训诫室。 今天练字有十个合格,顶醒木之后,第三个姿势打了十板子,之后还是夹醒木,也是掉了一次。因为挨打的姿势都学完了,苏英觉得今天轻松很多,挨完规矩以后,回到房间还背了一个小时的英语才睡觉。周六十点,秦杉杉来了,苏英去开门,鞠躬行礼:“师姐好。我是苏英。”秦杉杉点了点头,说:“师妹好。”苏英赶紧接过师姐带的东西,见师姐留着中分齐脖短发,穿着一身浅灰色到膝的连衣裙,给人感觉干净历练。秦杉杉换了拖鞋,快步走到关里跟前,鞠躬问好:“老师好。”关里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笑道:“杉杉来了,坐吧。喝点茶,上好大红袍。”秦杉杉连忙接过茶杯,做到老师旁边,仔细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给关里添水。 苏英去厨房放好东西回来,秦杉杉抬头看她,长得白净秀气,剪得一头学生短发,穿着纯棉的家居服,看起来乖巧文静。秦杉杉招手让她过来,苏英走过去,秦杉杉递给她一个黑丝绒小盒子,苏英有点惶恐,没敢接,看了看关里。关里说:“师姐给的就拿着吧,这也是规矩。”苏英这才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块手表,苏英不知道什么牌子,但感觉一定很贵,对秦杉杉道谢。秦杉杉说:“你也快高考了,有块手表,平时学习做卷子看着时间也方便。”苏英对师姐的贴心感动。关里说:“去房间放好吧,在家里也不用戴。再去看会书,中午出来吃饭。”苏英明白关里要和师姐说话,于是和两人告罪先回房了。看苏英回房了,关里淡淡说:“她还是个高中生,是能戴江诗丹顿的吗?”秦杉杉听了,从沙发上顺势跪下,说:“对不起老师,我没分寸了。”关里没看她,慢慢喝完一杯茶,又说:“你现在身居政府要职,接触的都是名流巨贾,吃穿用度是非富即贵了?”秦杉杉听着老师的语气含着冰碴,忙低头认错:“杉杉不敢。”关里把杯子一放,冷着脸问道:“不敢?寻常百姓都求见不得你,也就是我还算是你老师,才能让你屈尊驾到”。秦杉杉一听,着急了:“老师这么说是要折煞学生吗?”知道老师也知道了上个星期的一件事情:有个刁民拆迁户因房地产商按法院的判决拆了他的房子,他就去政府门口上诉,正好赶上秦杉杉坐着公车出机关门口,便上前拦车。若是平时,秦杉杉就算不管,也会妥善安排,但当时正好秦杉杉要去接见上面的领导视察,便让保安人员先把人带离,便走了。谁知道保安把人打了一顿,恐吓不许再来。被人家到网上添油加醋说政府官员把**群众暴打,与地产开发商勾结牟取暴利等等,一时间被网民转载,成为热门话题。秦杉杉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关里当然知道网上的是谣传,对自己学生的品行更是自信。刚才那么说,不是因为相信流言蜚语,而是秦杉杉因一时大意而造成这么被动的结果,可见最近秦杉杉是有些浮躁了。关里问:“家法带了吗?”“带了。”秦杉杉立刻去把包里的家法拿出来,和苏英的一样,是把半米长三指宽的紫檀板子。不但拿着家法,还把醒木也带着。关里说:“去吧。”秦杉杉捧着家法和醒木去了训诫室,到墙角跪下,把裙子撩起来别在腰上,褪下内裤,撅起屁股,把醒木放上去,端端正正地顶着。关里一会儿进来,说:“过来吧。”秦杉杉没起身,只是说:“老师,还没到半小时。”“过来。”关里又说了一遍。秦杉杉不敢再说,捧着醒木过来跪在关里面前。关里说:“你也知道,但是毕了业的,就是出了师门了。我也不会再像你们当学生时那样打你们,这次是你毕业后第一次让你重新行规矩,什么原因你可知道了。”秦杉杉满脸羞愧,说:“是,学生最近心浮气躁了,让老师失望,让老师操心了,学生该罚。”关里说:“嗯,你心里明白就好。我还是不会打你,但你记住,以后要是再敢骄傲自大,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我就破了戒打烂你那屁股!”秦杉杉连忙磕下头说:“学生不敢!”关里心里知道秦杉杉有分寸,这次也只是敲打一下她,让她心里有个警醒,说:“去墙角夹着吧,好好反省最近的事情。”“是。”秦杉杉起身去墙角夹醒木,这次关里让她夹后了半个小时,秦杉杉虽然许久没被老师责打,但这半个小时的夹醒木却做得标准,不要说醒木没掉,连姿势都纹丝不动,那两片臀肉一直绷着没有放松一秒。关里心里对这个学生还是赞许的,但又有点担心秦杉杉看到苏英夹醒木的那个差劲,估计能气死了。夹好醒木,关里让杉杉起身,亲自给她提上内裤,放下裙子,秦杉杉羞红了脸。关里看着好笑,捏了捏她的脸蛋,说:“和老师做饭去吧,买了你最爱吃的龙利鱼。”秦杉杉脸更红了。两人都是烹饪高手,各自做了几道拿手菜,秦杉杉知道苏英不会做饭,一直都是老师负责饮食。心里有点吃惊:当年自己比苏英还小,也是不会做饭,挨了老师多少打才做好的,听说师兄也是,而且打得更狠。关里看了看杉杉,淡淡说:“苏英和你不一样,她从小都没吃过家里人做的饭。我做老师的,多做几顿饭没什么,多少也能弥补一下那孩子的空白。”秦杉杉听了,心里也很疼惜。苏英也很懂事,比吃饭的时间早出来了一会,帮着打下手,端盘子。 吃饭的时候,苏英看了看关里,见关里没有饶过她的意思,于是还是站在桌前,脱了裤子,光着屁股夹醒木。秦杉杉很平静,正常地和老师吃着饭,说着话。但等到苏英掉了两次醒木以后,秦杉杉脸色就不好。苏英没敢看师姐,但也明显感觉周围气压变低了,第一次见师姐就表现不好,不会做饭,夹不好醒木。“咚!”醒木又掉了,这次连关里也有些生气了,早就叮嘱了苏英要上心,昨天还只掉一次,今天却又退回去了。苏英又急又羞,没想到板子又掉了,苏英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苏英捡起醒木,往屁股里夹的时候,偷偷把醒木往上放了一些,这样屁股夹着下端,就算醒木往下掉,也能多夹一会。没想到刚夹好,秦杉杉“啪”得放下筷子,站起来,先对老师说:“对不起老师,学生要簪越了。”关里心中无奈,也只能点了点头。秦杉杉转头对苏英说:“拿着醒木板子去训诫室,顶着醒木等我。”苏英大气不敢出,回房间拿上板子就去训诫室顶板子了。关里看苏英可怜,心里不忍,私下替苏英求饶:“是我给了她四天时间练夹醒木,今天才第三天。”话刚说完就后悔了,果然,秦杉杉一脸不可思议:“第三天了居然练成这个样子!”关里无话可说了,只勉强又说:“咳,你好好教她,她心里很敬佩你,也聪明懂事。”秦杉杉看老师求情,不敢不应:“老师放心,我做为师姐,也不会为难师妹的。”关里笑了笑:“老师没什么不放心的,知道你是有分寸,怎么管教也是你这师姐的责任。秦杉杉来到训诫室,见苏英姿势标准地顶着醒木,又让她顶了十分钟,才让她过来。苏英心里特别委屈,第一次见师姐就被师姐罚,觉得特别没脸。苏英捧着醒木跪在秦杉杉面前,整张脸通红。秦杉杉看着她,问道:“知道错哪儿?”苏英小声回答:“我夹醒木夹得不好。”秦杉杉沉着脸,拿起苏英捧着的醒木,细细看着,似乎饶有兴趣。这醒木都是一样的,二指宽,很薄,也就一掌长,但用上好黄花梨做的,很有质感,也有分量。苏英不知道师姐的心思,心里七上八下的。秦杉杉抬起眼,说:“向右边转半圈。”苏英跪着转了半个圈,变成左边身子朝着师姐。秦杉杉把醒木递到苏英面前,说:“夹着。”苏英接过来,夹到屁股里,当着师姐的面心里很是羞涩。秦杉杉却又拿起家法板子,拍着苏英的左边屁股,说:“我再问你一遍,犯了什么错?”苏英的屁股被师姐拍得更加夹紧臀肉,难道不是夹不好醒木的原因吗?苏英心里有些嘀咕。秦杉杉心里数着点了五下屁股,苏英还没回答。便扬起板子抽上去,“啪啪啪啪!”左边一下,右边一下,连续打了十下。苏英忍着痛,还得夹紧屁股。师姐打得一板一眼,每一次都用同样的力道,十板子就把屁股打肿了。秦杉杉下手重,说的话也让苏英心虚:“夹不好醒木早就该打了,还用得着我这会儿教训你。”苏英低着头不敢做声,秦杉杉直接用板子敲着醒木,冷冷地说:“再问你最后一遍,什么错?”醒木被敲得一下一下往苏英臀缝里钻,苏英羞得眼里泛着氤氲,心里明白师姐看到了自己的小动作,只能红着脸坦白:“我…我夹醒木时投机取巧,故意夹着醒木的下端。”苏英心里也觉得自己这么做真是该打,羞愧地低着头。秦杉杉见她满脸惭愧,知道她也认识自己的错误,心里也宽慰了一点儿,但这投机取巧毕竟是品行的大事,还是气苏英不知轻重。苏英虽然没面对师姐,但能感到师姐很生气,心里又惭愧又难过,小声跟师姐认错:“师姐您别生气,我错了,我、我、我不是这样的,我…..我只是…”苏英当时只是不想在师姐面前表现太差,让师姐失望,更让关先生丢脸。但自己这点小自尊又说不出口,苏英只能垂着头。 秦杉杉是个情商智商双高的人,一听便明白了苏英的心思,又想到老师说过师妹是个可怜的人,不禁也有着心疼苏英。秦杉杉用手揉了揉苏英的头顶,说:“在师姐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师姐面前犯错,挨打挨罚都不丢脸,要是在外面犯了错,才是丢脸。不仅丢自己的脸,更是丢老师的脸。”秦杉杉的话像温泉一样一下子把苏英的心给柔化了,虽然是教训她的话,但语气带着亲昵,是那种长辈看到晚辈顽皮时的表面严肃,心里却宠溺的态度。而且,而且师姐还揉了苏英的头!苏英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温暖的宠爱的小动作! “师姐……”苏英转头看着秦杉杉,眼泪就控制不住地留下来。秦杉杉也一下子明白苏英的感受,心疼地揽着苏英的肩膀,抚摸着她的头。苏英贪婪地感受着师姐怀里的温暖,甚至把头轻轻靠在了师姐的肩膀。秦杉杉心里很怜惜这个小师妹,但她是个理智和感情分得很清的人,苏英犯了错,在关里那里甚至可以逃脱,但在秦杉杉这儿是绝不会放水的。秦杉杉还是平静地说:“小英,犯了错在师姐这儿是得受罚的。”苏英跪直身体,说:“是,我知道。是苏英错了,苏英该罚。”秦杉杉看苏英这么乖巧,本来是要她趴到凳子上去的,却让她趴到自己腿上。但不是otk式的趴,而是让苏英两腿骑在秦杉杉左腿上,上身趴在了沙发上。 这姿势很羞,苏英尴尬得身体都僵了,秦杉杉说:“错哪儿打哪儿,这是规矩。”苏英明白这是要打那臀缝,脸一下子就红了。秦杉杉 苏英的屁股只是有点红肿,基本没事,掰开屁股,发现臀缝连挨打的痕迹都不见了。心里很是有点惊讶:看来老师真是疼这个师妹,学规矩屁股居然没打烂,而且夹醒木夹不好,也居然没上规矩。想当年自己被打的情景,真是天壤之别了。 秦杉杉虽然惊讶,但却一点也没有嫉妒或愤恨之情,她本是个性情坦荡直率的人,又是从小宠爱加身的孩子,从来不眼红人有她无的事情。 秦杉杉说:“你不用报数,疼了也不用忍着不出声。只有一点,不许躲闪。”苏英忙应道:“是。苏英不敢。”秦杉杉左手握住苏英的左臀,往外一拉,右手便抽上那左臀缝的肉,“啪啪啪!”清脆连续的巴掌。虽然只是用手,但这里的肉本就娇嫩,秦杉杉的巴掌又丝毫没有手软,不一会苏英便有点受不住了,小声嗯嗯。待到左臀缝开始火辣辣犯疼时,秦杉杉放开左臀,又把右臀扒着,巴掌又开始“啪啪啪”地抽着右臀缝。左右臀缝都抽得冒火了,苏英以为结束了,没想到这师姐又抽起左臀缝了。这第二轮巴掌抽得苏英压不住嗓子,“啊啊”地喊出来,身后的两片臀肉之间像着火一般。 苏英没想到师姐打完第二轮,又开始打第三轮。苏英真是疼得受不了了,哭着求饶:“师姐我错了!师姐!”秦杉杉平静地说:“知道错就受着。”苏英不敢再求饶,疼得眼泪横飞。终于打了三遍结束了,苏英疼得动也不敢动。秦杉杉扶她跪起来,苏英两片屁股一碰到一起,就疼得苏英叫了出来,腿也不敢并起来,屁股不自觉地往后撅,让两片臀肉能分开点。秦杉杉皱了皱眉,说:“跪好了。”苏英赶紧并好膝盖,挺直腰,屁股一合,苏英疼得脸皱在一起,却不敢再偷懒。秦杉杉看她跪好了,给她擦了擦眼泪,又把醒木拿过来,说:“转过身去,夹着。”苏英一看醒木,屁股还没痛,心都疼起来了。别说夹醒木了,现在这臀缝疼得恨不得用手扒开屁股,好让屁股分开缓解一下疼痛。苏英偷瞄了眼师姐的脸色,不敢忤逆师姐的命令,手打着颤的接过醒木,背对着师姐,把醒木夹到臀缝。屁股一夹,苏英眼泪就疼出来了。 秦杉杉当然知道有多疼,却毫不留情地说:“夹住了,掉一次打一次。”苏英吓得不敢再委屈,再疼也使劲忍着。秦杉杉在苏英背后,看她疼得汗都把头发打湿了,却还咬牙坚持着,心里不忍,就和她说话分散一下疼痛:“你不要觉得挨这点打就委屈了。你夹不好醒木,老师不是也没打你,还给你四天练习的机会吗?师姐当年夹不好,不但照打不误,还要肿着臀缝继续夹。你没受过老师那责打,真是让你哭都不敢哭。”秦杉杉回想起当年,心有余悸,接着说:“为了练好夹醒木,我吃饭的时候夹,看书的时候夹,甚至睡觉的时候,趴在床上夹着,夹到睡着了,迷迷糊糊觉得醒木硌着身子,就伸手摸索着拿出来再夹到臀缝。就这样,老师打着,自己练着,把夹醒木的规矩做好了。”苏英听了,心里震动特别大。没想到师姐当年学规矩这么难,对比一下老师对自己真是太温柔了。而师姐学规矩时下了多大功夫,自己呢?只是每天三餐夹醒木,还是在没挨打的情况下,还做得这么差。苏英心里特别羞愧,也对自己说一定要努力做好,别糟蹋了老师的用心。关里独自坐在客厅,却想起了李叶复,他的第一个学生。当年他训诫李叶复时,真是心狠手辣。就拿这夹醒木的规矩来说,李叶复做不好,关里就打,打了之后罚,罚他在家光着屁股随时练,还是夹不好,关里就找出一块和田籽料,拇指大小,罚李叶复后面含着不许掉出来,送李叶复上下学的路上,就罚他跪到后座夹醒木…… 打得狠,罚得重。关里有天半夜去李叶复的房间,看见李叶复趴在床上睡着,身上什么也没盖,因为屁股疼盖不了,两条腿大大的分开,因为臀缝疼得闭不上。当年都太年轻,关里年轻气傲到任意践踏了别人的自尊。李叶复对他说,他这辈子最感激的人是他,最恨的人也是他,他可以用命来报答他,但他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关里每次想起李叶复,都觉得心里酸胀的很。李叶复一毕业工作就正式和关里谈判,师生的名分是抹不去的,但师生的情分就到此为止。所以后来,关里再收学生时,只要学生毕了业,就不再有训诫。 关里一直对李叶复心怀愧疚,但他说不出道歉的话,放不下自己的身段,可他更气愤更心寒…更难过的是,李叶复从来不主动联系他,不管是什么节日,李叶复从来没有发过信息。关里之前还忍不住在什么春节、圣诞、端午之类的节日给李叶复发节日信息,在李叶复生日时发祝福,李叶复永远只是客气的道谢,礼貌的回敬。后来关里就觉得自己有些犯贱,不再发什么信息了。关里不发信息了,他们之间有时一年都没有任何联系。训诫室里,秦杉杉和苏英说着自己的一些教训,苏英心里很是感慨,又发奋努力,这次半小时的夹醒木居然没有掉。秦杉杉也很欣慰,甚至给苏英揉了好一会屁股,亲自给她提好裤子,带着她来到老师跟前。 关里看秦杉杉赞赏地点了点头,知道苏英这次夹醒木做到了,于是对苏英说:“师姐教你的都记住了?”苏英连连点头:“是,老师。师姐教我的我都记住了,我、我之前做的不好,是我不努力,我以后一定用心做好。”关里点了点头。 秦杉杉对苏英说:“师兄或师姐罚了你,你要给老师验伤的。”又教苏英请老师验伤的规矩:“背对着老师,裤子褪到膝盖,双腿打开,手握脚踝,嘴里要请老师验伤。”苏英听了红了脸,但见师姐一脸疼惜的表情,心里又暖暖的。乖乖按师姐教的做了,撅好屁股后,说:“苏英不懂规矩,让师姐费心责罚,请老师验伤。”说完苏英整个人都羞得发烫。关里一看苏英的屁股,就知道打了臀缝,掰开一验,便知道自己的这个学生下手不轻,打成这样苏英还能夹好醒木,可见秦杉杉这次教育的很有成效。“起来吧”,关里说。见苏英起身穿好裤子,又对她说:“记着师姐教你的,以后多用心。”苏英忙应下。关里看苏英也很是辛苦了,便让她回房休息一下,看会书,早点睡。苏英对着老师鞠躬:“是,那苏英就先回房了。”又对着秦杉杉鞠躬:“谢谢师姐教诲,苏英都记下了,苏英先回房了。”秦杉杉温和说:“去吧,看会书。临睡前师姐再去看你。”苏英害羞地点点头,回房了。晚上秦杉杉来苏英房间给她上药,脱了裤子跪撅在床上时,苏英还是脸红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尴尬的撅着屁股。 秦杉杉倒是体谅她难堪的心理,随口和她聊着天。 问一些学业上的事情,在老师家住得习不习惯,平日里喜欢什么东西。 因为秦杉杉只是打了苏英的臀缝,很快就涂好了药,又觉的苏英这样撅着屁股,肯定不好意思,就让她趴到床上分着腿晾一下。 苏英红着脸乖乖趴在床上晾着,秦杉杉坐在床边,又叮嘱了一番好好学习,好好听老师的教诲,苏英都一一应下了。 秦杉杉看苏英确实乖巧聪明,也比较放心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秦杉杉伸手轻轻掰开苏英的臀瓣,见药吸收好了。便说:“好好休息吧,师姐也回房了。” 苏英赶紧起身要送师姐,秦杉杉没有拦她,这也是尊敬师兄师姐最起码的规矩。上药的时候苏英是脱了裤子的,所以这会儿下身也是裸着的。见师姐已经朝门口走了,但苏英也不敢去找裤子穿,直接光着屁股送师姐出门。 到了门口,秦杉杉回头说道:“回去吧” “是,谢谢师姐。”苏英规矩地鞠了一躬。目送师姐走后,才回身把门关了。第二天秦杉杉吃过早饭就要回去了。早饭时,苏英照旧站在桌边,褪了裤子夹着醒木。吃过早饭,见苏英提好裤子,准备收拾桌子时。关里说:“这三餐夹醒木的责罚从现在就免了。”苏英心里一松,忙谢过老师,也知道是自己夹醒木做得好了才免除了责罚,这当然是师姐的教导,于是又十分恭敬地向师姐鞠躬道:“谢谢师姐对苏英的教导!” 秦杉杉淡淡一笑,“起来吧”,看了一眼关里,又说道:“既然免了责罚,以后就都要做好,若是再做不好,可就不是一日三餐练习这么简单了。”苏英表态一定做好。这时关里却对秦杉杉说:“告诉她再夹不好怎么办。”“是。”秦杉杉站起来应道,顿了一下,对苏英说:“若是再敢夹不好……就每天把臀缝抽肿了,含着跳棋到阳台上撅着晾一个小时,如此一个月,再看夹不夹得好。” 苏英一听,又羞又怕,低着头偷偷瞄着关里,小心地说道:“老师,我…我一定夹好,您…您….”想求关里别那样罚自己,又不敢,况且自己保证能夹好,夹不好挨罚又是应该的,所以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关里见苏英憋红了脸,又不敢说下去,伸手把苏英拉到身边,口气温和:“好好做老师不会那样罚你的,偶尔有失误也不会难为你,重要的是你的态度。”苏英很少见关里这么温柔,不由自主地连连点头:“嗯!苏英听老师的话,不敢不守规矩。”关里笑了笑,轻轻拍了拍苏英的屁股,说:“去吧,收拾了桌子,你师姐就要回去了。”苏英红了脸,赶忙收拾去了,心里却很欢喜,觉得整个人都开心起来。

相关推荐
更多

SP处罚之乐(共8篇)
Posted on 02月23日
麻辣女校医
Posted on 09月14日
护士学院
Posted on 06月27日
女子体罚学校
Posted on 02月13日
标签:
  1. 那个位置,O(∩_∩)O哈哈哈~,凡是跟我做过同桌的人都做过,因为马尾较长,借这个优势,同桌一碰到我头发我就告状到女班主任那儿。因为据小道消息透露,那位英明神武的老师儿时有过被人揪马尾的经历,很黄很暴力,因此留下心理阴影。so,现在我的同桌是女生,只是可

  2. 那个位置,O(∩_∩)O哈哈哈~,凡是跟我做过同桌的人都做过,因为马尾较长,借这个优势,同桌一碰到我头发我就告状到女班主任那儿。因为据小道消息透露,那位英明神武的老师儿时有过被人揪马尾的经历,很黄很暴力,因此留下心理阴影。so,现在我的同桌是女生,只是可

  3. 那个位置,O(∩_∩)O哈哈哈~,凡是跟我做过同桌的人都做过,因为马尾较长,借这个优势,同桌一碰到我头发我就告状到女班主任那儿。因为据小道消息透露,那位英明神武的老师儿时有过被人揪马尾的经历,很黄很暴力,因此留下心理阴影。so,现在我的同桌是女生,只是可

  4. 那个位置,O(∩_∩)O哈哈哈~,凡是跟我做过同桌的人都做过,因为马尾较长,借这个优势,同桌一碰到我头发我就告状到女班主任那儿。因为据小道消息透露,那位英明神武的老师儿时有过被人揪马尾的经历,很黄很暴力,因此留下心理阴影。so,现在我的同桌是女生,只是可

  5. 那个位置,O(∩_∩)O哈哈哈~,凡是跟我做过同桌的人都做过,因为马尾较长,借这个优势,同桌一碰到我头发我就告状到女班主任那儿。因为据小道消息透露,那位英明神武的老师儿时有过被人揪马尾的经历,很黄很暴力,因此留下心理阴影。so,现在我的同桌是女生,只是可

  6. 那个位置,O(∩_∩)O哈哈哈~,凡是跟我做过同桌的人都做过,因为马尾较长,借这个优势,同桌一碰到我头发我就告状到女班主任那儿。因为据小道消息透露,那位英明神武的老师儿时有过被人揪马尾的经历,很黄很暴力,因此留下心理阴影。so,现在我的同桌是女生,只是可

  7. 那个位置,O(∩_∩)O哈哈哈~,凡是跟我做过同桌的人都做过,因为马尾较长,借这个优势,同桌一碰到我头发我就告状到女班主任那儿。因为据小道消息透露,那位英明神武的老师儿时有过被人揪马尾的经历,很黄很暴力,因此留下心理阴影。so,现在我的同桌是女生,只是可

  8. 那个位置,O(∩_∩)O哈哈哈~,凡是跟我做过同桌的人都做过,因为马尾较长,借这个优势,同桌一碰到我头发我就告状到女班主任那儿。因为据小道消息透露,那位英明神武的老师儿时有过被人揪马尾的经历,很黄很暴力,因此留下心理阴影。so,现在我的同桌是女生,只是可

  9. 看到 已举报不谢 这几个字 第一反应就是“妈,他打我!”不管你接下来说的话多么有理有据 内心还是充满惶恐的未成年心态 特别是最后还被啪啪打脸:)~

  10. 看到 已举报不谢 这几个字 第一反应就是“妈,他打我!”不管你接下来说的话多么有理有据 内心还是充满惶恐的未成年心态 特别是最后还被啪啪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