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生活之二

训诫生活之二

作者:zhubian |  时间:2016-08-05 |  浏览:155589 |  41 条评论

苏英去厨房准备晚餐,厨具材料一应俱全,但苏英大部分都不会用,她只会用锅炒菜,用锅煮粥,别说烤箱之类的,就连微波炉她也只是见过却没用过。想到这是她在这儿做得第一顿饭,苏英还是用心做了一顿自己最高水准的晚饭。苏英摆好饭菜,去关里房间请示,关里来到餐厅坐下,苏英服侍着递餐具,盛粥盛饭。关里说:“可以了,你去坐着用餐吧。”苏英答应了坐到对面的餐椅,屁股坐在实木的椅子上,压得臀肉更疼了。但苏英不敢乱动,等着关里动筷子。 桌上摆着三个菜,西红柿炒鸡蛋,黄瓜片炒肉片,酸辣土豆丝,粥是最普通的大米粥,配着米饭。关里有点头疼:一个硬菜也没有,黄瓜炒肉 片一看就油太重,粥是大米,主食也是大米。这搭配,这手艺……看着苏英在对面忐忑的偷看着他。关里还是很淡定地动筷子吃起来,苏英随后也开吃了。苏英是很饿了,但不敢吃得快过关里,而关里一看就是吃得慢条斯理。一碗米饭吃完,关里便放下了筷子,苏英赶紧也放下筷子站起来侯着。关里摆摆手:“你接着吃吧,我晚饭吃的少。”站起来要走,又加了句:“粥煮的不错。” “是。”苏英看了看桌上的菜,只有西红柿炒鸡蛋少了些。显然,她的手艺是不合关里的胃口。苏英坐下来,把菜都吃了,可不能浪费,放了好多油呢!米饭和粥实在吃不了了,苏英打算明早热一热,配着咸菜正好当早餐。 苏英一个吃完后,收拾干净。到关里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关先生,我收拾好了。”关里在里面说:“去书房等我。”“是。”苏英去了书房,站在书桌前等着。关里来了后说:“今天开始第一天练字。毛笔字会吗?”苏英摇了摇头:“没有。”关里把笔墨备好,说:“那就学,我教你。以后每天练三张大字。”苏英记下了。关里手把手开始教她练字,只教她一个字——“永”,每一笔的用笔都解释给她,苏英学了几次后,突然明白了这个字几乎包含了所有的笔法运用。教了苏英十个永字后,关里说:“自己练三张,一张九个。写完后拿到训诫室,带上板子。”“是。”苏英一听要拿着板子到训诫室,更是集中精力认真写。练二十七个字,听起来很少,做起来却很费功夫。练毛笔字要坐的端正,三张纸练完,苏英的屁股一抬,就一阵酸痛。用手赶紧揉一揉,就回房间拿上板子找关里了。苏英把字捧给关里,关里接过来,说:“把凳子搬过来,第二个姿势摆好。”苏英赶紧去搬凳子,心里发毛:刚学完规矩又见面了。凳子摆好,苏英把裤子和内裤褪到膝盖处,分开腿,手臂撑着凳子撅高屁股。“把板子放到腰上。”关里又说。“是。”苏英照规矩把板子放上去。关里拿着纸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过去,苏英就这样塌腰撅腚的顶着板子等着,脸慢慢红起来,心里又很怕。关里看完后站起来,把板子从苏英腰上拿下来,顿了一顿,说:“把上衣都脱了。”“啊?!”苏英惊疑地回头看关里。关里淡淡说:“脱了。”苏英没办法,含羞把上衣脱了,关里指了指凳子,苏英又重新趴回去。关里把板子贴到苏英的屁股上,问道:“为什么让你脱上衣?”苏英愣了,摇头:“我、我不知道。”“啪啪啪!”三板子打下来,关里重复问道:“为什么?”苏英还是摇头,“啪啪啪!”又三下。再问,苏英还是不知道,“啪啪啪!”仍就是三下。问到第五遍,苏英哭了:“关先生我错了。”关里甩手又是三板子,淡淡说:“不知道错认什么错。”板子回到屁股上,接着问:“为什么让你脱?”苏英又疼又急:“我,我,我….”眼光扫到脱掉的衣服,突然醒悟:“衣服!衣服遮着我的屁股了!不,不是!是遮住了我的腰!我、我没有把衣服拉上去露出腰来!”板子没有再打下来。关里用板子拍拍苏英的屁股,说:“明白就好,十五板子挨得冤不冤?”苏英赶紧摇头:“不冤,我错了!以后记住了,再也不敢了!”关里看着红灯笼似的屁股,说:“能记住最好,要是记不住,还有屁股帮你记着。”苏英只能应是。“去把衣服穿上吧”,关里吩咐。苏英擦了擦眼泪,把衣服穿好,这次先把衣服拉到腰以上,才又自觉地撑到凳子上摆好姿势。关里把手里的三张毛笔字放到苏英腰上,说:“第一次练字,自然很差。我看了一遍,有六个永字还算勉强过关,赏你六板子。什么时候能挨上二十七板子,这毛笔字的第一关就算是过了。”苏英不太明白为什么写得好要挨打,写不好反而不挨打。关里自然知道她的疑惑,接着说:“过了第一关后,以后就是真正的练字了,写得不好的就要挨打,一个字五板子。至于第一关,我会每周算一次帐,第一周没过关十板子,第二周没过关二十板子,第三周没过关,四十板子,以此类推。明白了?”苏英这才明白,要是写不好,最后挨得更多,“是,苏英明白了。苏英一定努力写好。” “嗯。”关里不多说,直接举起板子开打,“啪!”苏英报数:“一。”“啪!”“二。”“啪!”“三!”“啪!”“四!”“啪!”“w…五!”“啪!”“六呃!”打完苏英起来站在关里前面,屁股突突地跳着疼,苏英忍着绷直腿站直。关里把板子给苏英:“裤子提上,回房间休息吧。”苏英接过板 子,提上裤子,要走时,忽然又想起什么,怯声问道:“关先生….我,我还没夹醒木。”关里说:“赏的板子就不用夹醒木了,至于刚才罚你的板子”,关里想她本来就夹不好,挨了这么多打更夹不好了,就说道:“也先不用夹了,今后这四天练好了再说吧。”“是”,苏英鞠躬,“谢谢关先生,那苏英回房了。”苏英回房后,又把板子消毒清理了一遍,然后收好。看了看房间的闹钟,居然已经十点了,苏英不确定是不是可以睡觉了,睡之前要不要去给关先生道晚安呢?正纠结着,门被敲响了,苏英赶紧去开门。关里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瓶子。关里走进来,说:“裤子褪了,去床上跪撅着。”苏英心里咯噔一下,不敢磨蹭,赶紧撅好。想起板子还没拿出来,是关先生自己拿吗?突然臀上一凉,原来是关里在给她擦药,“本来是不需要上药的,谁想晚上坏了规矩,多了这么多板子。”关里不轻不重地往屁股上揉擦着药。“是,苏英记住教训了,以后不敢了”,苏英红着脸说,“谢谢关先生。”关里涂得仔细,让苏英把腿再分开一些,把之前打得臀缝也细细涂上一层。上完药,关里说:“撅着晾一会。吸收一下药效。”苏英脸又红了一层。 关里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说:“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吃早餐,七点开始学习,九点练字,十点开始休息半个小时,十点半继续学习,十一点半准备午餐。下午一点半开始学习,三点锻炼身体,一三五七跑步,二四六瑜伽;四点结束后休息半小时,继续学习,六点半准备晚餐。八点去训诫室,看情况到几点,之后就可以回房休息了。”关里把一天的时间规划说完,问道:“记住了吗?”苏英回忆了一遍,答道:“记住了。”这一点关里不怀疑,关里从学校了解到苏英很聪明,记忆力也非常好。关里站起来走到苏英后面,用手揉了揉苏英的屁股,看药吸收得差不多了,屁股看起来也有点消肿了,说:“下来吧。”苏英下床提好裤子,站在关里面前。关里说:“时间安排的紧凑,自己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想办法节省时间,但该做的事必须做好。”“是,苏英明白。”关里点了点了头,说:“休息吧,晚安。”苏英有点受宠若惊,忙鞠躬送关里出去:“谢谢关先生,关先生晚安。”苏英长舒了一口气,今天结束了!终于可以睡觉了!苏英拿过闹钟定时间,却发现一个问题:今天顶醒木顶得不好,关里罚她每天去他门前顶一个小时,苏英想了想一整天的时间安排,发现只有早起一小时才能完成这个惩罚,于是苏英只能把闹钟定到早上五点,抓紧时间入睡了。 苏英却不知道她睡着的时候,关里还在房间研究她的各科成绩,苏英过了这个暑假就上高三了,面临最重要的高考,是苏英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苏英自己很努力,成绩一直都是年级前十,考个重点大学应该不成问题,但苏英心里的目标是那所最高学府,心向往之,却力有不足。她们学校虽然也是市重点,但按每年的情况看,不是每年都有学生能考进最高学府,所以即便是考第一也没有把握。关里把苏英这两年的所有考试成绩分析了一遍,总结出来,英语虽然也算高分,但作为主科至少还能提高十分,再者是就是物理,只是刚过80分而已,也可以提升十分,其余几科加起来能提高十分的话,一共就是三十分,那基本就算胜券在握了。于是关里又把如何辅导苏英的计划做出来,等做完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关里洗漱了一下,定了五点半的闹钟也睡了。第二天闹钟一响,关里便起床了。虽然昨晚睡得晚,但关里却依旧很精神,他习惯晨跑,跑回来大约六点半,正好也是早餐的时间。关里换好衣服,刚打开门,却一眼看见门口撅着一个浑圆的屁股,屁股上放着醒木,是苏英在这儿顶醒木。苏英没想到关里会起这么早,想到自己撅着个屁股对着关里的门口,就羞耻得不行,只是低着头道早安:“关先生早上好。我,我在做一小时的顶醒木。”“嗯”,关里看了看手表,问:“顶了多久了?”苏英歪头看了看客厅墙上的钟表,回答:“我是五点十分开始的,现在顶了半个小时。”关里想了想,说:“一个小时的时间是很珍贵,以后顶醒木的时候背英语单词。”苏英一想还真是呢。关里说:“自己看着时间,六点十分到了就起来去收拾一下,准备早餐。”苏英忙答应下。关里伸手压了压苏英的腰,苏英连忙又往下塌腰,屁股自然又撅的更高。“虽然我不看着,但做没做好你自己心里要有数,早做好了早解除这项惩罚”,关里又拍了拍苏英的屁股,说:“还有,背的英语的单词我也会抽查,背不好,就让这屁股帮你背。”苏英红着脸保证:“苏英不敢偷懒,一定按规矩顶醒木,也一定好好背单词。”关里嗯了一声,出去晨跑了。苏英是真的没敢偷懒,但膝盖都跪麻了,针扎一样,腰也感觉快断了,终于熬到一小时,苏英把醒木拿下来,慢慢站起来,提上裤子,又揉膝盖又揉腰地回房收拾了。六点半出来准备早餐时,关里也已经跑完步回来,换了家居服洗漱好了。苏英忙去厨房准备,不想关里却也进了厨房,说:“会煮小米粥吗?”苏英说会。“你去煮粥就好”,关里说:“其他的我来。”“是。”苏英想肯定是自己做饭不好吃,关里嫌弃她了。苏英失落地去洗米,关里说:“顺便拿两个鸡蛋过来。”接过鸡蛋又说:“粥煮上后在旁边看我怎么做饭,学不学得会不是要求,懂一点就好。”苏英心里又觉得开心了些:“是,我会用心的。” 早餐不用太复杂,两碗小米粥,两份用昨晚剩的米饭做的蛋炒饭,一碟咸菜。苏英布好餐具后,回房把醒木拿过来,她当然记得关里罚她一日三餐站着夹醒木的事儿。但大白天在餐厅光着屁股实在是很丢脸,更何况屁股中间还夹着醒木。苏英讪讪地看了看关里,发现关里面无表情地要吃饭,苏英心一横,把裤子褪到膝盖,又把醒木放到臀缝里,用两片臀肉夹紧,然后端起碗吃起来。苏英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蛋炒饭,和学校里卖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不禁吃得有些快了,被关里提醒了,苏英又细嚼慢咽起来。吃了一会,苏英觉得臀缝里的醒木要掉了,不禁用手一扶,重新往臀缝里塞了塞。这时关里却厉声说:“不准用手扶!夹不住就让它掉,掉了再重新夹。”苏英低头道:“是!苏英明白了,以后不敢了。”苏英是真的明白关里这样做的道理:如果总是在快掉的时候去扶,就会有心里依赖,屁股就不会最大限度去夹紧,那这夹醒木的练习就只能事倍功半。果然,这次苏英夹的时间就长了,只是在刚吃完饭的时候,实在没夹住,醒木“嘭”地掉到地板上了。苏英忙捡起来,饭都吃完了,只剩下收拾了,苏英心里犹豫要不要再夹到屁股里。夹呢,已经吃完了,夹着怎么把碗筷收拾走?不夹呢,又怕关里会觉得苏英耍小聪明,看要吃完饭了就不用心夹了。 “收拾了回屋学习去。”关里说完便走开了。“是。”苏英赶紧收拾起来。收拾好了,苏英赶紧回去看书,她面临高考,压力很大,要做的题背的书很多。现在还要练字、跑步、瑜伽、学规矩,时间是得好好利用起来。快到十一点半的时候,关里来敲门,苏英请进来后。关里把苏英的学习问题简要说明了一下,顺便把提高成绩的计划说了一遍。苏英听了以后心里真是满满的感动。 “关先生,谢谢你!”苏英觉得自己一定得刻苦学习,拿成绩来回报关先生。关里又问了一下上午的学习情况,苏英正好也有个数学题不太懂,关里便仔细解答了一下。关里抬了抬手腕,十二点多点,于是跟苏英说:“这个题的原理再仔细看一遍,再找三个类似的题做一遍,做完了准备吃午饭。”“是。”苏英认真看起来。 关里出来后便去了厨房准备午饭了。快做完的时候,苏英也做完题来到厨房。先是道歉:“对不起关先生,我耽误做饭了。”然后又赶忙端菜。关里只是说:“做饭不是你必须做的。有空就打个下手,没空就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是”苏英说。觉得有股暖流缓缓流进心里,多久没有人给她做过饭了呢?四年,还是五年? 吃午饭时,苏英自然还是站着吃,屁股夹着醒木。午饭吃的多,时间也长一点,醒木掉了三次,每次掉到地板的声音都让苏英心里一颤。苏英也觉得有点委屈,明明自己这么使劲地夹紧屁股,可醒木还是一点一点溜下去。自己的两片屁股蛋子都夹得酸得不得了,可还是不行。苏英有点沮丧。关里看得出她的心思,但什么也没说,这夹醒木的规矩是有难度,但只要用心就能做好,关里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关里叮嘱苏英一定要好好午睡,“现在还没高三,不要拼的太狠,身体如果亏了,什么都是白搭,”关里说:“这午睡就安心休息,别再想着看书了。”苏英之前还真是打算午睡时看书了,一听关里的话,就决定听从关里的安排,“是,我会好好午休的。”睡醒后苏英觉得果然精神倍增,看书的时候效率特别高。一气到了三点,今天周四,应该练瑜伽。苏英可没学过什么瑜伽,关里家里有瑜伽垫,苏英把两个垫子铺到阳台前面,下午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过来,暖暖的,很舒服。关里教了瑜伽的几个基本动作,还有一些拉伸的准备动作。 第一次做苏英肯定很多地方做不好,关里说:“不要硬做,拉伤了就麻烦了。”又说:“但最后是要做好的,尤其是有几个动作也是将来挨打的姿势。”苏英一下子脸红了,都没好意思回答。 苏英没想到看起来缓慢简单的动作,做完居然很累,出了一身汗。练完瑜伽,关里让苏英去冲洗一下,休息一会再看书。六点半看完书出来,关里晚饭都准备好,晚饭都是简单的素菜为主,清单可口。苏英觉得这一日三餐真是太有口福了,当然,如果不是光着屁股站在桌前夹醒木的话,就更幸福了。吃过晚饭,苏英收拾了桌子,把碗筷洗刷干净。看了看时间,离晚上八点去训诫室还有四十多分钟,苏英回房间准备好醒木和板子,早上练的三张字,又想了想今天一天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还剩差不多二十分钟,苏英心里有些紧张,干脆又拿出英语单词背起来。 八点苏英准备到了训诫室,关里已经坐在椅子里等着了。苏英捧着练的字,上面放着醒木和家法板子,走到关里面前:“关先生……”关里说:“字和板子放到桌子上,去墙角顶醒木吧。”“是。”苏英拿着醒木到墙角,褪了裤子,塌腰撅腚,把醒木放到屁股上。苏英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这次一定要坚持住,不能坏了规矩。 在苏英觉得腰要断了的时候,终于听到关里说:“起来吧。”苏英伸手拿下醒木,站起来,感觉腰和膝盖一阵酸痛,不敢磨蹭,也不敢提上裤子,就用手提着裤子两侧,光着屁股回到关里面前,重新跪下。 关里把醒木放到桌子上,又拿起板子。说:“我看了今天练的字,有进步,七个合格。”板子指了指旁边的凳子说:“搬过来,第一个姿势摆好。”苏英跪行着把凳子摆好,然后上身趴上去,腰往下沉,屁股撅高。板子贴了贴臀峰,然后一板子抽上去“啪!”“一。”依旧是报数。“啪!”“二。”“啪!”“三。”……“啪!”“七。”七个字的板子赏完。苏英重新跪好。 关里说:“今天把剩下的两个姿势学完。”苏英的心又悬了起来。“骑到凳子上去。”一句话说明了姿势的要求。苏英慢慢骑到了凳子上,凳面的宽度把腿自然地分得很开,凳子的长度只够胸膛趴着,脑袋就露在凳子前段,屁股撅在凳子后段。 苏英的双手扳着两条凳腿,这姿势是真的把两个臀瓣给撑开了,臀缝、菊花还有私处藏无可藏。关里拿着板子在苏英的臀上不断地拍着,“你骑在这儿,也应该知道了这姿势方便打哪儿”,关里不留情面的说破,“打屁股自然也是可以,但更重要的是要打这腚沟两边的肉。”关里把板子竖着贴在左边臀瓣的内侧肉上,说:“还是十板子,一侧打五板。”说着“啪”得抽了一板,“啊——”苏英不禁呼出声来,没想到打这屁股内侧的肉居然这么疼!但苏英还是乖乖报数:“一。”这里的肉格外娇嫩,打得越慢就只会越疼,所以关里没有停顿的连续打了五板。苏英眼泪控制不住地流着,哭着报完五个数。关里走到另一边,准备打右侧的肉,苏英真的太疼了,又不敢求饶,板子贴到肉上时,不禁小声叫着:“关先生……关先生….”关里没心软,还是一气五下板子打完,苏英眼泪鼻涕横流,呜咽地哭着。 “下来跪着吧,”关里转身去给苏英接水。苏英从凳子上滑下来,跪到旁边。屁股一合时,两片肉贴到一起,疼得苏英又流出眼泪,也不敢伸手摸,还得挺直腰跪直,臀缝的肉更疼了。关里把水递给苏英,看她满脸泪,说:“这就受不了了?你师兄师姐当年学规矩时,挨得打可比你狠多了,那夹醒木的规矩做不好,就是这样把腚沟打烂的,打烂了还得照样夹。”苏英吓得缩着肩膀,她才挨了十板子就受不了了,要是打烂得多疼啊!关里瞥了一眼苏英,淡淡说道:“给了你练习夹醒木的机会就好好珍惜吧,过了周末四天就结束了。到时候还夹不好……”关里没把话说完,苏英自然也知道后果是什么,“是。苏英、苏英一定好好练。”必须得好好练啊,自己的屁股可是肉做的。关里看她喝完水,把杯子接过来,抽了张纸巾递给她,说:“把眼泪鼻涕擦了。”苏英乖乖擦了脸。关里看苏英缓得差不多了,又把板子拿起来,说:“第五个姿势,也是最后一个。背躺在凳子上,两腿抬起来,双手抱着膝盖窝。”这也是训诫里经典的一个姿势,俗称换尿布姿势。苏英红着脸躺上去,凳面正好能托着背,把腿抱起来,屁股就悬在凳尾端。关里伸手把苏英的两条腿往下压,直到腿快贴在苏英的脸上,苏英赶紧使劲抱住。 关里说:“这个姿势有两个打法,第一个打屁股,并着腿抱着挨打;第二个打私处,腿分开,抱到头两侧。”苏英一听心都揪起来了,又听关里说:“这第二种打法,不犯大错是不打的。今天只打第一种,十板子。”苏英不禁松了一口气。 但第一种挨了几板子之后,苏英便尝到了厉害。原来这个姿势,板子是打在屁股下端,臀腿处,这里的肉没有臀尖扛打,疼痛敏感。十板子挨下来,疼得苏英一身汗。打完后,关里却没让苏英下来,说:“虽然第二种不打,但既然今天学规矩,姿势就要做,把腿抱到头两侧去。苏英脸红得发烫,慢慢把腿分开,抱到头两侧。私处大张,苏英眼睛红红的低垂着,腿触碰到两个耳朵,能感觉耳朵像火炭似的。关里把板子放在苏英的私处上,既是和屁股顶醒木差不多的意思,也能把那羞处遮起来。关里说:“保持十分钟。以后犯错的时候想想这样挨打的羞,心里有个戒畏。”“是。”苏英带着点哭腔应到,一颗心像被手攥着一样。 苏英觉得这十分钟过得特别漫长特别煎熬,终于等到关里把板子拿下来,说:“下来吧。”苏英赶紧放下腿,重新跪好,低头偷偷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关里知道这姿势羞人,但训诫不仅是要让人疼,更要让人知道羞,羞比疼更能让人知道教训。“去墙角夹醒木吧。”关里把醒木给苏英,“是。”苏英双手捧着醒木,跪行到墙角,把醒木夹到后面。

相关推荐
更多

玛亚老师的秘密
Posted on 08月03日
纷雪灵歌(古风)
Posted on 08月29日
训诫生活之二
Posted on 08月05日
蝶恋花作品 温情小说略含有羞辱 肛罚 08
Posted on 09月10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