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乖巧的女人要被打屁股

不乖巧的女人要被打屁股

作者:zhubian |  时间:2015-10-25 |  浏览:190107 |  30 条评论

于洁趴在床上,眼泪象掉了线的珠子一样哗哗向下掉,动一下身体屁股上痛苦难当。
想到了昨天晚上,真是象恶梦一样。
元厚与于洁同居了有两年多了,元厚人才出众,也有地位,不管外面如何,同居的只有于洁一个。
于洁对元厚是一百万份的温婉与承顺,让元厚的朋友很羡慕。昨天晚上,一个朋友与元厚开了个玩笑:“那么爱你,有没有主动要你娶她。于洁也是个有点身家的人,她不提结婚的事,是也不怕你跑了,跑了再换一个。”
一席话让元厚多了心,于洁对自己虽然主动示爱,同居后温顺得象个小姑娘,可是女人哪有不在乎婚姻的,以她于洁的身家,出了门年青小伙子疯狂地追求也是可能的。元厚就拉了脸,一席饭不欢而散。
不知道元厚心里有想法,看到元厚喝了酒回来,于洁忙上前扶了元厚坐下来,倒了泡好了茶送过来。
元厚说了不在家吃饭,于洁就安心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等他回来。送上茶,于洁微笑道:“洗澡水早弄好了,去洗澡吧。”
元厚进门就阴着脸,于洁并没有看出来,因为元厚对于洁,一直是随心所欲,想拉脸子就拉脸子,想骂就骂。有时为好玩也踢两脚,于洁都不敢说什么。
见元厚没有意见,于洁自己先换了白色的短浴袍,光了两只脚,拉了元厚的手去洗澡,于洁自己是洗过的,只是为元厚洗。
元厚舒服地享受着于洁的手在自己身上擦来擦去,想到回来前几个哥们的讲话。女人,心里不能太有能力和主见,要柔顺得象丝带一样,心里有底气才不在乎结不结婚呢。这样的女人要打到服贴才行。
元厚是认可这个理论的,所以他没事也会给于洁三巴掌两脚,但他也认可哥们说的女人心里的底气才不在乎结不结婚呢。
看于洁还是这么年青漂亮,也不怕老子再找个十八岁的,明知道老子找得起。元厚从水里站穿起来,从于洁手里接过浴袍穿上,决定今天好好与于洁谈谈。
元厚让于洁把自己收拾齐整,把刚才为自己洗澡弄了一身湿的浴袍换件干净的,出来有话和她说。
于洁又重新换了件白浴袍,元厚说了换件干净的,那就不能换别的衣服,不然他会不高兴,没准又要骂两句。
出来看到元厚坐在长沙发上,示意于洁坐到了右手的单人沙发上。先自吸烟不说话,等了一会儿,才对于洁淡淡道:“今天哥几个聊天,就说这女人不在乎结婚,肯定是心里比较有底气的。”
于洁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对元厚是一百分满意,不然于洁也不会主动提出来示爱。但是求婚这件事,在于洁的心里是一片净土,她希望元厚能主动象她求婚,不是为面子,而是女人的
幻想,爱的男人向自己求婚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元厚的话打碎了于洁的一部分梦想,她面色有些发白,什么都可以忍,只有这件事情不可以。是自己最后的原则。
元厚见于洁不说话,眼神反而多了几分倔强,明白朋友说得是对的,心里大怒,要是跟自己过腻了,这个可爱温顺的女人想换人也方便的很,连离婚都不用,自己总不能一个大男人倒过来求她,总要让她定下心来跟着自己不许再离开,于洁不是最漂亮的,但温柔体贴,做的一手好菜,在煮菜上,于洁是下过功夫学的,也就凭这个,抓住了元厚的心。
于洁不知道如何回元厚的话,也不愿意对元厚说让他主动,求婚是出自于本心,要的太伤害感情了。就不说话,不知道即将有一顿好打等着自己。
元厚一面大怒,一面又点了一颗烟,如果在烟吸完以前,于洁能明白过来今天就放过她。
香烟袅袅中,于洁有一些猜不透元厚的想法,但是温顺的人倔强起来是无药可医的。于洁受不了这沉默,就对元厚陪了笑脸道:“老公,你喝了酒,我们睡觉去吧。”她估计元厚是喝了酒才会忽然有这种话题,还是劝他去睡觉的好。
元厚不经意地扯了扯嘴角,算是一笑,又淡淡道:“老子问你话,你不知道回答吗?”于洁这一下子真的看了出来元厚今天是诚心的,有些害怕低了头想了想,最近没有做错什么事,就委曲得想哭。
元厚把烟头丢了入烟灰缸,抓起了于洁的手毫无怜惜之间地拖到了卧室里,于洁真的害怕了,颤声道:“老公,老公。”
于洁的这种叫声总是让元厚听得最入耳,元厚用力抓着的手缓和了几分,把于洁拉到了床面前站着,自己从洗澡前脱下的裤子上面抽了皮带,心里倒有几分兴奋,还没有用皮带抽过她呢。
如果说刚才于洁是真的害怕了,这会儿害怕加重了。聪明的女人当然不会在这种实力悬殊地时候发脾气,何况于洁一向逆来顺受惯了。
于洁当即跪了下来,仰起来脸求元厚道:“老公,别打我。”元厚笑了一下,小东西,刚才不是挺犟。
一手拎了皮带,一手拉了于洁起来,笑道:“小乖乖,刚才怎么不这么听话。老子今天非把你打服贴了不可。”
一只手就把于洁翻了个身按在了床上,拿了皮带的手撩起了于洁身上的短浴袍,又拉下了最后一层的内衣。
于洁挣扎着哭了道:“老公你不能因为这个打我,我不要。”于洁是第一次这么用力挣扎,以前挨三,两下都不敢说话。
打定了主意要揍人,不管于洁怎么不顺从,元厚都不生气了。紧紧按住了于洁的腰,挥起了皮带就是几下子,于洁白晰的屁股上顿时就起了一片红印子,于洁大哭了起来。
元厚喝道:“哭,让你好好哭个够。”皮带就没数地打在了于洁的屁股上。于洁还没有挨过这样的打,疼得不容人喘过气来,新的疼痛又来了。
于洁哭着,踢着脚,吸着气,哭得一身是汗,声音也哽咽沙哑起来。元厚看了于洁的白屁股,自己数着是二十下一下子没停,白屁股变成了红屁股,而且发肿有些地方微微地沁出了血丝来。
真的打起来,元厚还真不是那么手软,牢牢按住了于洁的腰,等了一会儿,于洁哭声小了的时候,先挥了一下皮带,破空声让于洁颤抖着,沙哑了的嗓了道:“别打我了,太痛了。”
元厚把皮带担在于洁的屁股上,冰凉的皮带让于洁滚烫的屁股又是一惊,元厚就快意地看着那红色的屁股发颤,笑道:“打了就不客气了。今天非打到服为止。”
也不问她服不服,提起了皮带又是一轮子二十下打下去。于洁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又重新哭了个天翻地覆。
等到元厚再停下来时,于洁两边的屁股都沁出了血丝,元厚这才放开了手,去客厅的包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药,这是饭局散了后特地去买的。
于洁缩在床头的枕头上,抱着被子正哭得披头散发。元厚伸出手来硬拉过来,强按在了腿上,把药为于洁抹好了,才松开手,任她抱了被子缩在床角伤心落泪去。
看了一会儿电视,于洁的哭声已经没有了,也哭不出来了。元厚觉得有些困了,关了电视,看于洁红肿了眼睛,刻意躲着自己。
元厚倒笑了笑,凑过去抬起于洁的下巴在嘴上亲了一下,道:“去洗洗脸过来搂着睡觉,打一次就这么娇嫩了,下次不许这样娇气了。”
于洁被打伤了心,天天都是好好侍候,不敢违背,就为了这一件小事情。于洁觉得自己有理,抱了被子不动。不一会儿,两个人都睡着了。一个是打人累的,一个是哭累的。
第二天,于洁一天也没有起床,更别说做饭了,和元厚置上了气。元厚一大早在于洁睡着了扒开了衣服看过了,肿得挺厉害,就没有理她,从外面叫了外卖来,强抱了于洁坐在腿上喂她。
于洁的屁股坐下来痛得眼泪又下来了,咬着牙不吃。元厚就松了她,自己吃了没有理她。
第三天还是这样,元厚干脆天天在外面吃,家里的外卖是安排人定点送的,有时于洁吃两口,有时于洁就不吃,元厚回来除了为她上药也不理她。
过了一个星期,于洁觉得不怎么疼了,对了镜子照了也好得差不多了,屁股上肉厚经打好得也快。这个时候于洁就有点不安了。
前几天因为屁股痛,又觉得元厚没有道理打得这么重,赌气不理他,没有想到元厚也不理自己,现在于洁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对元厚说话,如果说话是不是又一顿打,这样的打自己也挨不起了。如果不说话,元厚肯定不会就这样的,要么在外面过了,要么打得还要狠。
于洁猜来猜去,就猜对了一样,那就是还要挨打猜对了。
元厚只是想教训她,天天为她上药,昨天就看到屁股又恢复以前的白晰娇嫩。元厚在外面吃了饭回来,桌上放的是晚上五点送来的外卖,只动了一点点。于洁还想着不吃饭撒一下娇是不是会引得元厚心疼自己。
元厚却想,早就好了,也不煮饭,还睡在床上想撒娇,老子今天让你哭到没力气撒娇。
于洁听到元厚关门的声音,心里忐忑不安,趴在床上不动。元厚自己去洗了澡,在客厅里吸会儿烟,提了皮带又进到卧室里。
这一次的皮带可不是自己裤子上抽出来的,而是元厚特意新买的一根又细又薄的皮带,打起人来保准带劲。
听到脚步声,于洁下意识地抬了下头,看到杀气腾腾的元厚拎了那根皮带。于洁当时再也不糊涂了,立刻就从床上站了起来。元厚心里好笑面上却不带出来,再打一,两次就乖得不能再乖了。
于洁一脑袋空白怯怯地走到了元厚面前,想说几句能引起元厚心疼的话,又想不起来说什么,只是直直地盯了元厚手里的皮带看。
元厚不着急把她打得叽哇乱叫,后退了坐下来,把皮带放到了手边的小几上,对于洁笑道:“想说什么?”
于洁急得眼泪迸了出来,捂着脸哭了起来。元厚又点了烟就看着她哭,于洁哭了有十分钟,没有眼泪了,从手指缝里看元厚,点了烟笑着打量自己。
只能含羞走过去一步,低声下气叫了一声:“老公。”元厚笑笑漫声应了。于洁过了一会儿又喊了一声:“老公。”声音更低柔。
元厚呵呵笑起来,搂住了于洁坐到了自己腿上,笑道:“知道老公今天想做什么?”于洁两只手急地拉住了元厚另一只手,恳求地看了元厚道:“老公。”别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元厚放在于洁腰间的那只手在她屁股上拍了拍,笑道:“能把老公两只手都拉住吗?”
于洁只能吭吭地哭起来。
元厚亲了亲于洁笑道:“躲不过去的,小宝贝,听话一些少打两下。”拉了于洁站起来,于洁死命地拖住了元厚,一个星期以前的那一顿打睡着了都能让人做恶梦,再来一次怎么行。
元厚来了脾气,用力把于洁摔到了床上,两手抓了她身上的衣服,听到衣服撕裂的声音,这一次元厚把于洁剥了一个精光,雪白的身子倒在了床上,于洁固执地两只手合抱在胸前,还是哀求地看了元厚,把屁股藏在了身后。
元厚倒笑了,老子非打你屁股不可吗?怎么不是打。取了皮带冲了于洁柔弱的小腹就是一皮带,当时就是一道红印。
于洁哭了翻过身来,元厚对着床上精光雪白的身子就是一顿好抽,抽一下,于洁痛哭一声,连求饶也没有了。
于洁在床上躲着,闪着,也躲不过元厚手里的皮带。元厚抽了二十下,停了下来,丢了皮带重新坐下来喝了口水。
于洁也知道这是中场休息了,想了一想,忍了痛两手抱了身子走到元厚面前跪了下来痛哭。元厚用手挑了她的下巴,眼睛对了眼睛,笑道:“还没打完呢。”于洁站起来去拾了皮带,重又送到了元厚面前,跪着递了上去。
元厚大乐,接了皮带,于洁再也忍不住,埋头到元厚怀中,汲取了他怀中的温暖。哭着求饶道:“老公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惹老公生气了。”
元厚温柔地抱了于洁,温存了好一会儿,等于洁哭声止了,才抱了她坐到了床上,从床头取过天天用的药盒为她身上抹药,温声道:“下次敢不敢再犟了。”
于洁低声道:“不敢了。”元厚微笑道:“乖乖,老公手还痒着呢,今儿没有打够呢,过去趴好,让老公好好收拾你。”
于洁吓得又颤抖了几下,只得从元厚怀里站起来,从地下捡了皮带低了头送到了元厚的手上。
元厚靠坐在床头,看灯下于洁带了皮带抽打痕迹的身子,让于洁双手放在背后叉开了腿,笑道:“我特意买了这么细的皮带,专打你那里和你屁股沟子。”
于洁忙站好了,叉开了腿,让元厚抽得顺手。当晚元厚又把于洁重重打了一顿,才抱了她上床,于洁挨了这么重的一顿打,除了痛以外,反而觉得身上轻了许多。躺在元厚怀里有一句没有一句的撒娇。
第二天一早于洁就早早起床煮好饭,送元厚出门,晚上元厚回来桌上也有香喷喷的饭菜,元厚没有再提结婚的事情,他知道于洁需要的是调教,调教好了就再不会离开自己。
于洁也没有提,一是不愿,一是不敢,当然于洁还是想元厚能主动的提出来。
元厚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黄金单身汉,而且精于三,二门高雅爱好。于洁也是个眼高于顶,又自己有丰厚产业的人,会看上元厚也是有自己的道理的。
于洁对于元厚就象古代的妇人对待丈夫一样,看成是天,看得自己是地。挨了两顿狠打,对于元厚还说还犹不足,对于洁则是全身心的一次调教。
好了有一周了,每天晚上元厚回来于洁都恭顺但心惊胆战地迎上去,不知道下一顿打哪天会如狂风暴雨,没头没脑袭来。
元厚则乐坏了,脸上淡淡的,心里很为于洁这种态度高兴。打女人也要有个分寸,女人就象小猫一样,高兴了哄一哄,不高兴了就抽几下。打过了要给她一段时间将讲身体。
两个人睡下时,于洁也格外娇滴滴的,把元厚哄得心里舒舒服服,手就在于洁身上揉捏,揉得于洁在怀里呻吟,元厚却不进一步。
元厚不缺女人,家里的是要知冷知热的,外面的可以随意疯狂。元厚满意于洁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在夫妻生活上,于洁不痴缠着自己,家里也缠外面也缠,元厚是铁打的,也早垮下来了。所以家里的这个女人特外重要。
在于洁身上摸了一会儿,把于洁摸得火热又火热,元厚打了个哈欠,对于洁道:“关灯睡吧。”于洁一心的热乎劲儿,只能委委曲曲在答应了一声:“是。”
关了灯,元厚把于洁搂在怀里,感觉她在怀里翻腾,拿了自己的手往她胸前送。元厚好笑,自从打她以后,就再没有要过,有时候也用这种办法整治得于洁脸如桃花,又不满足她。
元厚对于洁低声道:“想老公?”于洁含着幽怨应了一声,不打算给,又为什么撩自己,于洁把脸贴在了元厚的脸膛上,娇声道:“老公。”
元厚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低声笑道:“再闹就打一打,就皮带抽那里,看你还想不想。”于洁过了一会儿,轻声哭起来。
元厚象哄小孩子一样哄了一会儿,自己也毫无睡意。元厚坐起来开了灯,把于洁拉到了怀里,用脚踢开了被子,看她雪白的身子,胸前的红珠。
皮带本就放在床前,这是元厚后来为于洁的规矩,方便自己高兴起来一伸手就拿得到。当下元厚拿了皮带在手里。
于洁象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哆嗦着只除了不敢躲进被子里。元厚笑了道:“把腿张开,对了,再张开一点儿。”
冲了两腿中间那火热的一点,元厚用力一皮带,于洁想忍着还是叫了出来。这一叫把元厚的火气叫了上来,自己跪到了床尾,命于洁双腿叉得大大的,摆好了姿势,一皮带一皮带往双腿中间,雪白粉嫩的大腿根抽去。
于洁双手抓了床头,眼泪在脸上流,口里还要娇声求饶。元厚并不象以前打得急风暴雨一样,而是一皮带抽下去,停一下,看一下那皮带抽起的红道子,再打下一皮带,耳边听了于洁娇滴滴的求饶声,元厚看着在自己皮带下翻滚的女人,分外得意,这份享受。
挨着老子的打还要忍了性子求老子。元厚抽打的速度就放慢一些,有心多打一会儿,多听一会儿女人的娇声。
抽了有三十下左右,于洁两条白白的大腿全变红了,元厚才笑着坐回床头,把皮带放回原处,伸手搂了于洁在怀里让她伸直了腿哭泣,自己则在灯下细细欣赏自己的杰作。
于洁这一次哭得就不象上一次那样撕心裂肺了,腿上是疼的,老公的怀抱是温柔的,虽然老公的皮带是疼痛的。于洁缩起了双腿,窝在了元厚的怀里,自己边哭边看了腿上通红一片,不知道什么感觉。
元厚没有责怪于洁把腿缩起来,而是用手抚摸了那红色的大腿,摸着摸着就摸到了两腿中间,这里打得最少,但是最娇嫩。
元厚的手一放上去,于洁就拧了眉呻吟一声。犹要躲开时还没有躲开时,忙抬了泪眼看了元厚的脸色,不但不敢躲,反而将身子迎了上去。
元厚亲着于洁,道:“小乖乖,真是个听话的小乖乖。老公爱死你了。”一面在那双腿中间不知轻重地抚弄着,耳边是于洁一会儿娇声,一会儿带痛的呻吟。
元厚觉得这样才叫乐子呢。乐了一会儿,松了手,于洁被折腾得眼泪花花的,看元厚住了手,忙小心道:“老公,您不正玩得开心吗?”
元厚懒懒躺在床头上,松开了搂着于洁的手,只觉得身心舒畅,还没有说什么,怀里的于洁颤颤的勾了自己的脖子,贴到了自己耳边害怕地道:“老公,不是又要打洁儿吧?”
本来今晚就到此为止的元厚被这一声呼唤弄得又来了精神。灯下看了于洁象雨打过的梨花一样,元厚就在她鼻子点了点道:“小乖乖,以后就是这样,要求着老公打你,知道吗?”逼着于洁点了头,元厚命于洁趴在床上,自己坐在她的腰上,元厚的重量压得于洁一直娇啼,还没有啼完了,屁股上就是一痛,元厚对了于洁的屁股左右开弓抽打起来。
直打到于洁哭得没有声音了,元厚才放了她,重搂了于洁,关了灯,任她在自己怀里哭泣,自己没一会儿就呼呼大睡起来。

相关推荐
更多

沈氏家法【三】
Posted on 07月09日
莎琳受罚日
Posted on 03月22日
风筝的童话
Posted on 08月08日
献给舞者的SP 上
Posted on 11月17日
标签:
  1. 进入一国市场,最重要的就是本地化,尤其对于苹果这种公司,即使在硬件研发领域现在也不得不在中国移动的淫威下跪舔,商人没必要跟钱过不去。

  2. 进入一国市场,最重要的就是本地化,尤其对于苹果这种公司,即使在硬件研发领域现在也不得不在中国移动的淫威下跪舔,商人没必要跟钱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