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体罚培训

婚前体罚培训

作者:zhubian |  时间:2014-09-06 |  浏览:128463 |  34 条评论

很有意思的老文,分享给大家吧!

程启走下电梯,寻找着1060号房间。程启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就在昨天,他和他的恋人领了结婚证书,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当然,正式的夫妻还要在一个星期之后,举行过婚礼才算。程启和妻子都算是才貌双全,也算是令人羡慕的一对。

C国《新婚姻法》规定,结婚后丈夫有教育妻子的义务,教育的手段当然是体罚。这是因为某个叫“叫兽”的神奇生物做出过一项研究,说是女人的大脑缺少某种自控的机制,所以要有强力的外界刺激来影响云云,后来C国就推出了这部法律。为了保证这部法律能落到实处,夫妻在领到结婚证后丈夫会得到专门的免费如何教育妻子的专业培训。当然这种免费的培训水平不高,效果未必很好。 程启非常爱她的妻子,结婚的教育即要让她痛到极处又不能让她受伤,所以他决定花大价格找个最为专业的培训机构。今天就是他接受培训的日子,他还特地起了个大早。程启很快就找到了1060号房间,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可爱圆脸少女坐在门口的桌子后,显然是接待员。桌子上有一叠子大红的证书,上写着《妻子教育上岗培训合格证》。暗夜•玫 “您是程先生?”少女问。“是的。”程启回答。

“陈老师在三号房间等您,我带您过去。”少女非常热情地说。少女只把程启带到了房间门口。程启推开了房门,发现正对着门口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知性美女,长得清新秀美,气质文静,带着一个细框的眼镜。“陈老师?”程启问道。她站起身,程启发现她身体高挑,体态苗条,一身老师的职业装,腰部收得细细的,胸部倒是挺丰满的。

“我就是陈老师,你是程先生?”
寒暄了两句,陈老师示意程启坐下,自己也坐了。这时程启才有时间打量这间屋子。
屋子很大,足有三十多平方,对着门口的是办公桌,里面*墙还有张大床,墙上挂着巨大的液晶电视。
另一面的墙则是满满的一墙刑具,即使程启已经受到过足够的网络教育也不能认全。屋子中央是几个奇怪的架子,功能也是不用想的。
陈老师打开笔记本电脑,对程启说:“程先生,体罚妻子其实是一个相当辛苦又很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每对夫妻都有所不同。所以要询问一下你和你妻子的基本情况。程先生以前有过经验吗?”
“我是第一次结婚。”“你的妻子呢?”
“她也没有任何经验。”
“以前和女朋友试过吗?”
“只用过手。”陈老师又问了不少问题,把笔记本的键盘敲得啪啪做响。过了半个多小时才算结束。程启倒丝毫没有不耐烦,陈老师的声音柔柔的,程启还有些没听够呢。
“好了,程先生,你和你妻子的情况我基本都了解了,对于你的培训我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方案。”
程启心想,不愧是专家啊:“谢谢陈老师了。”陈老师一笑:“在此之前还要做一个小测试才能最终决定方案。”

陈老师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了程启身边。陈老师穿着黑色的丝袜和只有几个带子的高跟鞋,勾勒出她完美的腿线。裙子只到膝盖上三寸,还紧紧地贴在她身上。她走到程启面前,微微一笑,转过身,撩起裙子。程启惊奇地发现,她没有穿内裤!白嫩的屁股就在他的眼前,黑色的丝袜勒在大腿根部,把白生生地大腿深深地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程启看得全身一热,惊恐地站了起来。“程先生,下面做一个测试。你可以把你心目中的轻中重三种级别的惩戒方式在我身上使用一下。” _
“陈老师,这样不好吧?”程启实在没想到会有这种事。陈老师笑了:“我是老师啊,实践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测试的一部分啊。我必需亲身体会一下你的意图和完成意图的能力,才能最终定下你的培训方案。”
程启不能拒绝,他可是花了一大笔钱的。为了妻子,他拼了!“程先生,你可以使用任何工具,也可以命令我摆出任何姿势,不过每样只能是五下。好了,开始吧,用你认为最轻的惩罚方式。”

程启想了想,拿起一条皮带。皮带是男人用那种宽皮弹,又厚又重,手感十足。程启让陈老师站在桌子旁,上身伏到桌子上。本来程启是想让陈老师趴在桌子上的,但看到陈老师那黑丝袜包裹的完美腿线和秀气的高跟鞋后又改变了主意。现在的姿势虽然上身趴到了桌子上,下身还是站在那里的,因为鞋跟太高,上身又趴得太低,屁股和大腿都绷得紧紧的。
程启举起手中的皮带,不敢太用力,轮了一下,“啪”地一声打到了陈老师的屁股上。陈老师轻哼一声,柔柔地声音让程启肾上腺素分泌加速。
程启感觉这一下并没有打好,没有用上力,陈老师的呻吟应该是在鼓励他。

“啪!”
又是一下,这次皮带正好落在了陈老师的屁股上,打出了一道臀浪,然后雪白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红痕。
“啊。”陈老师再次发出呻吟,和上次的轻哼不同,这次的声音大得多。
“啪!”“啊!”皮带打在屁股上,立刻带出一声娇吟和一抹红痕。程启兴奋起来,手中皮带划了个大大的弧线,“啪”地一声重重打在了屁股上,打出一片红色!
“啊!”陈老师大声呻吟着,一这下打得够狠。刚才的呼痛还有鼓励的成份,这一次可就真实多了。
程启再接再励,又是重重的一下,可惜这次没有打好,只有皮带尖拂过陈老师的屁股。
“啊!”这一下打中了她的尾椎一块,这里没有肌肉,虽然没有打实也是很痛的。陈老师慢慢站起身,对程启点点头:“不错。接下来的中度处罚呢?”程启有些不好意思,刚才五下只打中三下,实在不能说是好。好在这只是测试,不会影响成绩。这倒是程启多虑了,这种高价培训是一定会想办法让培训者合格的。 中度惩罚程启选择了藤条。他选了个自己拇指大小的藤条,示意陈老师伏跪在床上。看到陈老师四肢支撑,裙子撩到腰间伏跪在床上,程启不由得有些兴奋:家庭教育指导老师也算是很崇高的职业了,此时却用这样一种屈辱的姿势趴在床上,光着屁股等待自己的学生打!

藤条比皮带好用多了,程启的手高高举起,快快落下,重重地打在了陈老师地屁股上。
“啪!”
藤条打在屁股上,一道檩子顿时高高肿起。
“啊!”陈老师痛呼,这可不是装的。“啪!”
“啊!”
程启到陈老师柔柔的声音越加兴奋,手中的藤条每次都用足了力!“啪!啪!啪!”
“啊——啊——啊————”
陈老师痛苦地大声惨叫,好半天才平复下来。
“不错,悟性很高。”陈老师一平复下来就对程启做出了评价。“陈老师,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陈老师长吸了一口气,说:“没关系,拉下来你认为的重度惩罚吧。”
程启手中拿了一把多股鞭,却红了脸说:“陈老师,要不算了吧。”陈老师疑惑地看着他,又看了眼他手中的工具,脸也红了。
“没关系,这是我的工作。”陈老师还是继续她迷人的微笑,只是这一次有些勉强。陈老师自己躺到一个架子上,等待着程启的绑缚。
这是一个专用工具,姿势那当然是极为羞辱的姿势。
“陈老师,您能不能……躺在床上?”
“你倒是很有情趣嘛。”陈老师也已经恢复了平静,打趣了程启一句,平躺到了床上。
按照程启的吩咐,陈老师摆出了最为羞辱的姿势,女人的秘密一览无余。
程启吞了口口水,虽然有女朋友,可还没有走到这最后一步呢。两次打屁股里面也穿了丁字裤。陈老师的下身白白净净的,显然也是仔细保养过的。

“啪!”
就在陈老师有些害羞的目光中,程启手中的多股鞭打中了陈老师最娇嫩的部位。“啊——”
虽然程启没有用太多的力,陈老师也极富挨打的经历,但女人的私处是何等的娇嫩,陈老师也忍不住叫起来。
“啪!”
“啊!”“啪!”“啊!”
“啪!”! “啊!”
程启又不轻不重地打了三下,打得陈老师哀声连连,“陈老师,可以吗?”程启有些吃不准。“没问题。”陈老师继续鼓励。
“啪!”这一次程启没有留力,手中的多股鞭重重地打在了陈老师中间。
“啊!!!!!!!!”
陈老师身体弹起,高声惨叫,过了半天才缓过来,还在大口地呼吸。
程启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过份了。那里……似乎有些肿了
陈老师休息了一下才起身,立刻放下了裙子。虽然她的工作决定了她的屁股每天都要暴露在不同的男人面前,但并不是每次都会完全暴露的。

“好了,程先生,测试结束了。你的情况我已经掌握。”说到这里陈老师又露出了她标志性的笑容:“作为新手,你有新手普遍犯的毛病,就是取刑太重,但又没有技巧完全执行。记住,教育妻子最重要的就是错误和惩罚要相对应。如果很小的错误你就重罚,到了大错误又怎么办呢?”程启向陈老师表示了感谢,又很不好意思地问她,是不是最后那一下有些过份。
本来这不是工作的范围内的东西,不回答也行,但陈老师对程启产生了足够的好感,决定不让他太过担心。
“这也没什么。你知道我的工作让我对刑罚有很强的抗性,所以如果我犯了很大的错误,我丈夫也会对我用这种惩罚。我丈夫还不允许我叫出声来,那才是难忍呢。”
说完,陈老师就坐回到坐位上,操作着计算机,几分钟后一个方案就打印出来了程启一时有些失神,他还以为她没有结婚呢。

陈老师打开了液晶屏,把屏幕调成了十分之一显示(太大了,屋子小没法看),然后把一把硬木椅子放到中央,跪了下去。陈老师右手拿着一个光束教鞭(手电筒啦)左手拿着一个遥控器,背着程启一边指着屏幕一边说:“现在我开始讲解理论及技巧,到了需要的地方,你就在我身上实习。好了,现在是第一项……”
陈老师无力地趴在床上,屁股已经是伤痕累累,高高肿起,连大腿上都布满了鞭痕。屁股红红的,发出温润的光芒——那是刚刚涂完药膏的结果,打完妻子后给妻子上药也是处罚的一部分嘛。

程启是个极有悟性的人,别人要两天才能结束的培训他只用了大半天就结束了,只可怜陈老师用半天的时间接受了平时两天时间的击打,此时已经是精疲力竭。
“程先生,能不能帮我把那个单子拿过来?”陈老师休息了一会,对程启说。
程启也是一幅疲倦的样子,精神上倒是显得很亢奋。
陈老师趴在床上,在程启的鉴定单上写下了评语。程启不用看也知道都好的评价。’“程先生,去找小李领培训合格证吧。我休息一会儿。”“谢谢您,陈老师。”程启满怀感激地对陈老师行了个礼,去找小美了。
小美就是门口的少女,她负责复核培训老师的评语(这也是为了减少舞弊,毕竟这个培训是很神圣的事情)并给出最终的合格证。别看她长了一幅娃娃脸,其实她也是正规的“教育妻子培训专业”的科班毕业生呢。 “陈老师很欣赏你啊。”小***低头看完陈老师的评语笑着对程启说,露出了一对漂亮的小酒窝。
程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程先生,很抱歉,按照规定,您还要接受一次测试才能拿到合格证。您是现在测试,还是休息一下?”
“没事,现在测试吧,我最近很忙。”程启回答。: 这是理所当然的,准备婚礼的新郎当然很忙。
“那么,程先生,请问……”
小美问了一些问题,程启都答上了。问题并不难,这个培训本来就是基本培训,当然不会出些太过于困难的问题。
回答完问题就该考实际操作了,小美有些羞涩地对程启一笑:“程先生,接下来要测试一下你学过的技巧。不要太紧张,允许你有一次重试的机会。”
“是。”程启还是有些紧张的。
小美有些害羞,却仍然撩起了自己的裙子,把内裤褪到膝弯,趴到了门口的办公桌上。
小美的屁股白白嫩嫩的,上面横七竖八地分布着十几道伤痕,让程启感到了特别的刺激。
小美有些不好意思:“今天你是第三个测试的,所以……”
程启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微笑,并且保持微笑。
“程先生,请您选用一个工具,打出最快的三连击。”
桌子旁边挂着十几种工具,和陈老师屋子里的比起来可是少多了。 程启选择了四号工具:一根半米多长的木棒,挥舞起来手感很好。快速连击还是这种硬质工具最顺手。
“我要开始了。”程启请示。
“好的。”小美的双手抓紧桌边,准备用自己白白嫩嫩的小屁股测试接下来的快打。
“啪啪啪!”
程启利用手腕的力量在小美的屁股上连打了三下,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这三下的力量不是很足。
小美微微抬起头,背对着程启问:“程先生,你认为自己的表现怎么样?”
“对不起,刚才我没打好。”
“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要紧张,没问题的。”小美安慰程启。
程启做了一个深呼吸,平复一下情绪,手臂挥起,重重地打了下去。
“啪!” 一道红痕立刻出现在小美的屁股上。
程启感受着木棒传来的弹性,借着木棒反弹起来的距离手腕再次加力,又重重打在了小美的屁股上,然后再重复一次。当然这最后一次就不用留力了“啪啪!”
“啊!”
这三次击打重量并不轻,而且三次都快速连续地打在同一个一方,一道红痕立刻浮现出来。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小美也忍不住呼痛。
“好样的。”小美并不吝啬自己的夸奖,“接下来,用五号工具,在我身上留下三道平行的痕迹。痕迹越明显越好。”
五号工具是一个中号的藤条,难度不大。
“啊。”
藤条重重地打在小美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了一道高高鼓起的红痕。
“啪!” “啊。”
“啪!”; “啊
又是两下,三道红痕平行出现在小美的屁股上,整整齐齐的煞是好看。“应该不错。”小美根据屁股上的痛楚做出了初步的判断。 小美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屋子上方的摄像头把她可怜的屁股显示在电脑的屏幕中。看着电脑屏幕,小美给出了最终的评价:“很整齐,就是三条伤痕之间的间距不完全相同。不过对初学者来说很不错了。”
小美接着说:“程先生,请您拿起一号工具,对我来一次最严厉处罚的重击。” 程启觉得小美有些难为人,一号工具是一根比筷子粗不子多少的塑料棒,重量不足,怎么能打出重击?
这是考试,不是开玩笑。程启飞快地思考着这个要求,很快有了决定。 程启抡起手臂,塑料棒带着风声重重地打到了小美屁股和大腿交界的地方,打得她娇呼一声。

程启的实践考试算是通过了。
小美小心地穿好衣服,不让内裤碰到她的伤痕,然后小心地坐到了椅子上。几分钟后,一个打印好的证书出来了。
《妻子教育上岗培训合格证》,终于要拿到手了。
当然,这个记录了很多信息的合格证还有最后一项需要小美用手工填写成绩。 小美有些狡诘地对程启一笑,写下了大大一个A+。
A+!最好的成绩!程启高兴极了。《妻子教育上岗培训合格证》是要在婚礼上当场宣读的,有了这个最好的成绩,他和他的新娘在宾客面前都会脸上有光的。
一再感谢之后,程启兴奋地拿着证书离开了,当他走出电梯时,正好和一个男人擦肩而过 “陈姐姐,快穿好衣服吧,一会儿姐夫要来了。”小美提醒陈老师。
还在无力地趴着的陈老师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小美羡慕地看着陈老师,她找了个好丈夫呢。她们两人都是专业的科班出身,对击打的承受力高出常人许多,陈老师的丈夫却能让她谈打色变,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练出来的高级技巧。 小美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坐下,右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刚捱完几次击打的屁股——这种击打对她还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不由得有些期待,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男朋友,以及爱人那重重的,痛与快乐的呵护呢?

相关推荐
更多

太后的家法5
Posted on 06月13日
训诫生活之一
Posted on 08月05日
【短篇sp小说】被风吹落的夏天
Posted on 07月30日
旧社会的乡村sp
Posted on 10月28日
标签:
  1. 风恋晚小女生,没有北月霸气!王昭头发长见识短,没有北月聪明!叶隐招蜂引蝶,没有北月纯!叶隐也不好看,王绍太暴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