杖责

杖责

作者:zhubian |  时间:2014-05-28 |  浏览:90250 |  86 条评论

交泰殿东厢阁,王妃尹氏在御座内席地而坐,面前的小条几上摆放着《女训》。尽管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这本已经翻阅过无数次的书上,但是,大脑却在不停地转动。已经过了午时了,金尚宫还没有回禀,难道今天李淑媛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她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呢?这个机会来的是时候吗?
此时,金尚宫也在焦急的等待。她知道,中宫殿尹娘娘对于曾经无比受宠的李淑媛一直耿耿于怀,只是由于李淑媛当时正如日中天,她不得不有所顾忌,而自从崔淑媛得宠以后,李淑媛渐渐被大王冷落,她就一直在寻找机会,以泄心中的怨气,为此,尹娘娘每天都要派出三名宫女对李淑媛进行监视,并着她按时来报。今天派出的第二名宫女早就该回报了。
李淑媛正在发脾气。自从大王临幸了崔尚宫,就很少到她这里来了。尤其是崔尚宫虽然出身寒微,却为人乖巧,不似自己张扬,不仅得到大王的宠爱,就连中宫殿尹娘娘也对她赞赏有加,短短两个月的功夫,就已经被册封为淑媛娘娘,要知道,这可是正四品夫人,她一个小小的尚宫,原来见了自己是要行大礼的,现在居然和自己平起平坐,更可气的是,大王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来了,难道大王真的把自己给忘记了吗?她越想越气,已经摔了三个瓷杯。正在此时,阁门一开,宫女金熙闪了进来。“娘娘,我回来了。” 李淑媛身子一直,关切地问道,“怎么样?”金熙笑笑,“您要的东西,我已经拿到了。” 李淑媛急切地说道,“快点拿来。” 金熙赶忙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包,呈给李淑媛。李淑媛接过来,捧在手里,“谢天谢地”。金熙好奇地问道,“娘娘,这个符咒真的管用吗?” 李淑媛郑重地点点头,“当然管用,我娘告诉过我,世宗大王的张敬嫔就是因为念了这个符咒,才一直被世宗大王宠爱的。” 金熙也喜不自胜,大声说道,“太好了,娘娘有了这个符咒,也会一直被大王宠爱的。” 李淑媛急忙去堵金熙的嘴,“小点声,你不知道宫里禁止符咒的吗?要是让中宫殿知道了,你和我的麻烦就大了!” 金熙吓的急忙禁声。
一刻时辰之后,中宫殿里就传下话来,宣李淑媛觐见。
在朝鲜王宫里,中宫殿娘娘具有无上权威,李淑媛不明所以,又不敢怠慢,梳洗打扮后,匆匆见驾。
宫女通报,李淑媛求见。中宫殿尹妃只说了一个字“宣”。李淑媛在金尚宫引导下,进入东厢阁,在离御座五尺的地方站下,垂首,双手相叠齐眉,蹲身,跪坐,行朝拜大礼。中宫殿尹妃冷眼一瞟,不发一言。李淑媛未经许可,又不敢擅自起身,只得坚持着。
殿内寂静无声。
一柱香后,金尚宫在门外禀告,“崔淑媛求见。” 中宫殿尹妃说道,“知道了,让她在大殿外边候着吧。”
又是一柱香。金尚宫再次禀告,“娘娘,人带来了。” 中宫殿尹妃提高声音,说道:“带进来!”
门拉开,金尚宫带头走进来,跟在后面的两名中年尚宫将一名宫女押了进来。李淑媛回头一瞥,心头一惊,原来被押进来的就是金熙。金尚宫将一个小包呈放在中宫殿尹妃面前的条几上,回道:“这是从李淑媛娘娘的寝宫里面搜出来的。” 中宫殿尹妃打开看后,微微冷笑,厉声问金熙,“这是怎么回事?”李淑媛顿时明白,原来自己的一切都在中宫殿的掌握之下,她毅然回道,“这不关她的事情!既然娘娘已经看到了,我也不需要隐瞒什么。” 中宫殿尹妃依然稳稳端坐,“哦?那你就告诉我,这是什么吧。” 李淑媛暗咬双唇,仰起头回道,“这是符咒。是我让金熙从宫外求来的,可以保佑我永远受到大王的宠爱。” 闻言,中宫殿尹妃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永远受到大王的宠爱?哈哈!”接着,又突然把脸一沉,“宫里是禁止符咒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李淑媛把头低下,“当然知道。既然被娘娘查了出来,就凭娘娘处罚吧。” 中宫殿尹妃望一眼面前束手代罪的李淑媛,多日的怨恨涌上心头,立即传话,“叫监察尚宫来见我。”
朝鲜王宫设置监察尚宫数人,负责监督及管理所有宫女的升级与赏罚。中宫殿传话,监察尚宫立即应旨入殿。
中宫殿尹妃问监察尚宫,“宫女擅自使用符咒,该如何处置?”监察尚宫回禀,“娘娘,宫女擅自使用符咒,轻则扣除一年俸银,次则打五十杖,重则打一百杖撵出宫。” 中宫殿尹妃又问,“那如果是淑媛娘娘犯下此罪呢?” 监察尚宫再次回禀,“如果是淑媛娘娘犯下此罪,按例减三等。”
其实,中宫殿尹妃对此了如指掌,她只是借监察尚宫之口,警示李淑媛而已。果然,她很快发下话来,“李淑媛擅自使用符咒,依律当罚,按例减三等,罚打二十杖,已示惩戒。” 监察尚宫领旨退下,准备责罚。$ z’ M9 x. e5 M& z, K
在看到符咒呈给中宫殿的时候,李淑媛就已经意识到,今天这关是不好过的,但是,并没有料到中宫殿尹娘娘会真的处罚她,而且是行杖。她慌了神,求道,“娘娘,我是一时糊涂,请饶恕我吧。” 中宫殿尹妃怎肯轻易放过这个等待已久的机会,她瞅着匍匐在地,连连磕头的李淑媛,心中得意,嘴上却冠冕堂皇,“李淑媛,事情是你做下的,还有什么可说的,今天饶你容易,可是,以后我怎么管理其他人呢?你应该好好反省才对。” 李淑媛见求饶没有用,也不知如何是好,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惩罚,只有低低地啜泣。
监察尚宫退出交泰殿,即刻到处所,传招监察司内官,准备责罚事宜。随后,监察司内官带领掌刑内官数人,携带责罚用的刑杖和刑凳来到交泰殿阶下。监察尚宫复命,“监察内官与掌刑内官在殿外候命。”% t+ a& o3 a* f9 v- J- f
中宫殿尹妃唤过金尚宫,“把李淑媛带下去吧,让崔淑媛代我监刑。”金尚宫领命,两名中年尚宫把李淑媛从地上拖起。李淑媛面色煞白,连连求饶,“娘娘,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您饶恕我吧,求求您,饶恕我吧。” 中宫殿尹妃不再理睬她,低头去翻面前的《女训》。金尚宫厉声说道,“请淑媛娘娘跟奴婢们出去吧。”随后,用目示意,那两名中年尚宫会意,架起李淑媛的双臂,就往外拖。金熙早吓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只听见中宫殿尹妃吩咐将她交给监察尚宫处置。
崔淑媛在大殿门口候着,忽然看见李淑媛被强拖了出来,身上只穿着白色的衬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正错愕间,金尚宫来到跟前施礼说道:“崔淑媛娘娘,中宫殿娘娘下令,责打李淑媛娘娘二十杖,请您代她监刑。” 崔淑媛不敢多问,如芒刺在背,不知如何是好,眼睁睁看着叫喊的李淑媛被拖下殿阶。% h1 i8 g( T, n: v
殿阶下面,摆放着十字形刑凳,前短后长,横板两侧和竖板底部都系有绳环。两名掌刑内官手持前扁后圆的刑杖侍立两旁。9 |# ^, {” H& e6 w3 @; |, q; ]( H
中年尚宫不顾李淑媛的喊叫求饶,将她拖到刑凳前面放倒,用绳环绑住手脚,这样,李淑媛两臂平伸,双脚并拢,身体趴伏,就被固定在刑凳上。
金尚宫躬身请示崔淑媛,“娘娘,可以行杖了吗?” 崔淑媛不知所措,“哦,哦,是,是。” 金尚宫见状,不去理她,高声喊道,“娘娘传令,准备行杖。”
那两名中年尚宫一起上前,将李淑媛宽大的白色衬裙的裙摆掀起来,掖在系带里,接着又去剥下面的白色衬裤。李淑媛当然不情愿,身子来回摇摆,“不要啊,不要啊。”一名尚宫将她的腰使劲压住,另一名尚宫手脚麻利,迅速地将她的白色衬裤揪了下来,撸到了小腿肚子上,李淑媛的屁股和大腿就连成一气,一丝不挂,挨打的部位又恰到好处。这是朝鲜王宫传自大明皇宫的规矩,杖责宫中女眷时,要褫衣裸臀。微风拂过,高耸的臀峰,娇嫩的皮肤,圆润白皙的臀肉,羊脂般的大腿,楚楚动人。李淑媛知道求饶已经是无济于事,看来中宫殿尹娘娘是铁了心要惩罚自己了,自己只有坚持着把这二十杖熬完,再做道理。话是这么说,可是一位淑媛娘娘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剥了裤子打光屁股,无论如何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她本能地夹紧屁股,羞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 B) I: l( F) e
行杖开始了。掌刑内官将刑杖高高举起,偷偷瞟一眼眼前这个被束缚在刑凳上的女人,雪白、柔嫩而高贵的屁股是那样的迷人,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他不敢再视,迟疑片刻,还是将刑杖打下,刑杖在空中划过,落下的时候却稍一停顿,“啪”地一声,缓缓地落在李淑媛翘起的右侧臀峰上,李淑媛一声轻呼,白嫩的屁股上呈现出一抹淡淡的红印。李淑媛不明所以,正疑惑间,另一名掌刑内官手里的刑杖已经落下,这一下却重重地击打在她的左侧臀峰上,李淑媛似乎被烙铁烙了一下,全身一颤,疼的失声呼叫,“啊”,这一片白皙娇嫩的屁股上立刻变得一片通红。崔淑媛吓得一哆嗦,赶忙闭上眼睛。李淑媛惊魂未定,刚才那个掌刑内官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这次他不敢怠慢,使劲将刑杖再次打下,“啪”,正打在她的臀峰中央,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殿外回荡,好象空谷回音,然而俯伏在刑凳上的李淑媛却一点都不觉得美妙,剧烈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又是一声惨叫,“啊”,夹紧的屁股自然张开,完全顾不得自己的体面与尊严。“啪啪啪啪”,刑杖毫不留情,交替落下,李淑媛屁股上的伤痕,红肿成片,她的双腿不由自主地想乱蹬,却被捆的死死的,动弹不得,不可言喻的痛楚使得她厉声惨叫,“啊”“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刑杖在李淑媛红肿的屁股上肆虐,同样的部位,同样的着力点,将原来的伤痕击破,鲜血渗出。李淑媛的大脑已经麻木,什么羞辱啊,什么符咒啊,完全顾不得,只有用全身的气力去承受一波接一波的杖击。“啪啪啪啪”,她已经感觉不到屁股上巨大的痛楚了,浑身被汗水湿透,屁股上的皮肉早已经绽开,和着鲜血,变成了绛紫色。“啪啪”最后两下刑杖也如期而至,李淑媛习惯性地发出两声惨叫,把头一歪,昏了过去。
“娘娘,行杖完毕,请您验刑。”金尚宫还是那么沉稳。崔淑媛挣开眼睛,在金尚宫的搀扶下,走下殿阶,来到刑凳前,一见李淑媛那皮开肉绽的屁股,身子一软,晕倒在金尚宫怀里。
作者按:我一直想写一篇朝鲜王宫的故事,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并且及时拿出来以飨大家。对于文章中的几个问题解释如下:朝鲜是中国属国,其称为国王,而国王正妻,被中国称为妃,其自称是“中宫殿娘娘”。国王的其他妾,称为嫔、淑媛和昭媛等。朝鲜的宫中女官称为“尚宫”,太监称为“内官”。

相关推荐
更多

家法示例
Posted on 09月16日
Greetings
Posted on 03月31日
光着红屁股的女主播
Posted on 09月21日
茶道妹妹的四十记戒尺
Posted on 01月07日
标签:
  1. 本来你这篇帖子没想吐槽 但是看到卡卡西发帖回复了你这篇帖子 我说一下我的浅薄感受:你退出论坛这件事是你和卡卡西之间的个人摩擦。此时在你自己的博客上发表意见很正常。是对是错我不做评论!重要的是我觉得你写的这些是你真实的情感流露(这点很重要)正因为是真情流

  2. 本来你这篇帖子没想吐槽 但是看到卡卡西发帖回复了你这篇帖子 我说一下我的浅薄感受:你退出论坛这件事是你和卡卡西之间的个人摩擦。此时在你自己的博客上发表意见很正常。是对是错我不做评论!重要的是我觉得你写的这些是你真实的情感流露(这点很重要)正因为是真情流

  3. 朝鲜已经被彻底丑化了!就像当年西方丑化中国。当然,现在他们也没闲着。可悲的是:国内的媒体也当了西方媒体的跟屁虫!

  4. 朝鲜已经被彻底丑化了!就像当年西方丑化中国。当然,现在他们也没闲着。可悲的是:国内的媒体也当了西方媒体的跟屁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