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公主(一)

奴隶公主(一)

作者:zhubian |  时间:2014-05-19 |  浏览:109810 |  58 条评论

拉姆西斯二世时期,埃及农业,手工业达到空前发达的境地,做为埃及历史上最伟大的法老王,他拥有近200个妻妾,生出了100个孩子,历史真实考证是12个孩子比他早死,在位时间66年,他其中的一个儿子拉姆西斯三世(13子)。
星宫里卡馨的13个女仆跪俯在地,她们周围包围着卫兵,在13王子女儿前卡馨寝宫中央,那苏普王子正妃(卡馨的生母)质问道:“你们的公主去哪里了?你们欺骗我多次,帮助公主私自出宫,今天晚上的神嗣会我导致无法向法老交代,快说她去了哪里,否则你们都活不成!”
卡馨,法老13子的第4女,聪明伶俐,且人十分漂亮,对于这个女儿,拉姆西斯3世曾经是疼爱有佳,在父亲的妻妾里也难得有人的容貌能和卡馨一比,虽然只是一个15女孩,却已经能让人感到振奋,和血脉喷张的气质,拉姆西斯2世对于55岁得到的这么一个小孙女,当为掌上明珠,甚至溺爱超过很多自己生王子和公主,卡馨的聪慧超呼凡人,正是这一点,拉姆西斯3世今天的神嗣会如此重要的场合,特别在意卡馨是否出席,还准备赠她生日礼物,卡馨生日也正好于神嗣会同天。但当发现自己最溺爱的孙女不在场,法老王生气的质问了那苏普,说她不会管教孩子,弄的法老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准备为卡馨庆祝生日的节目也停止。
那苏普气愤的又问到:“你们交代公主现在的下落,我会从轻处罚你们,否则宫里对待侍女的规矩你们是否想尝试一下在将你们处死?”
女官,女仆们平时多受卡馨的宠爱,帮她私自逃出宫,帮她搪塞王子妃,帮她应付守卫这些都家常便饭。都一个个不吭声的跪俯在地,也不敢做叛徒,毕竟就算说了以后仍然要天天伺候这个宝贝公主,两头都不敢得罪。
“修普,把这些人全部绑起来,拿13个藤鞭过来。”那苏普王子妃命令她随身女官。女官打了个手势,边上的20多个卫兵迅速把13个女官,女仆双手绑吊起来。
“每人50藤鞭!”王子妃气愤于这些人不在乎她的话,气愤于她被法老责备,被丈夫斥责,更气愤这个不听话的女儿。
宫女们双手被吊,双脚被绑,她们被卫兵退去短裙,露出私处和臀部(以前没内裤)。有些卫兵看得发憷,13个女官,女仆,个个身材动人,等下就呀遭受鞭子的折磨,更为她们而心疼。
宫女们有的惊恐,有的无奈,有的哭丧着脸害怕挨打,有的小生嘀咕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们个个脸颊发红,面队这么多人,下身全部空空,但这又是她们无发控制的,实话说来她们也不知道公主的具体行踪,只是只到在孟菲斯的集市或者酒馆里或者还是别的地方?
“啪,啪,啪……”大概打了那么7,8鞭子,宫女们个个叫苦连天,卫兵们出手也算留有情面了,但是仍然每一鞭能造成一个屁股上出现一条血痕。宫女们有的扭动身体打叫,有的身体拼命向前想躲避,有的不停乱摆。屁股上剧烈的疼痛让他们感觉头昏眼花。“啪,啪,啪……”大概20鞭子下去了!
“啊!”一宫女叫喊着“求您饶了我,啊!我只知道公主在孟菲斯的集市上玩耍,今天神嗣会,集市上有庆祝和祭祀,她可能去那里了,我其他的不知道了,求您饶了我们吧。”
“停!”王子妃命令到。
“你们刚才为什么不说,刚刚20多鞭子一半都不到就受不了?”修普冷笑道,接气又说:“殿下,我看她们这样是装腔作势,就算说了也应该继续处罚,而且说的根本可能就是公主犯错九牛一毛,这些人纵容公主犯错,还隐瞒避讳,应该重罚!”
宫女女都恐怖的看着前面的王子妃,刚刚20多鞭,已经让她们的屁股变的象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鞭痕,在继续下去非得被打死,这藤鞭是对付宫女的一种刑具,由牛筋和藤条捆绑在一起并且经过打磨十分光滑,每一鞭都能疼之如骨,他们也曾经亲眼看到有宫女死于这样的刑具之下。
“你们不把知道的全部说出之前,想想自己的屁股!”王子妃更气愤的喝到,气愤今天的情形让她如此难堪。“继续!”
“啪!”“啊!”“救命啊!”“饶了我们吧!啊!我们真的不知道了!”宫女们的屁股顿时不停抽动,她们能半回头看到卫兵即将到来的下一鞭,感觉恐惧和无法逃避恐惧,感觉痛苦和无法逃避痛苦,鞭子如肉,每鞭走后留下那抽动屁股上的血痕。”
卡馨这时穿着宫女的衣服,偷偷溜进了自己寝宫的门口,她心中兴奋未消,还在回味着夜晚的畅快,在集会上各种有意思的事情,甚至还让人亲吻了她那美貌的脸(埃及古代王室成员只能把脚给平民亲吻)。当她在回味之际,听到房子里传来一阵阵叫声,伴随着什么物体击打的声响,她知道了,无奈,硬着头皮进去了。
卡馨回到自己的家为眼前的情景所惊呆了,13个宫女被吊着,赤裸着下身,屁股上满是鞭痕,很多卫兵在抽打她们,她们在抽搐,她们全身满是汗水,个个喘着粗气,她又看到自己的母亲坐在前中央,卡馨恐惧的用手碰了碰自己的屁股,在看看她们,她喊了声:“母亲大人,我……”
“公主回来了,公主您去哪里了,殿下很是担心你的安危,您不应该私自出去呀!”修普着个老女官带着可怕的笑容往公主跟前走。
王子妃审视着自己的宝贝,微卷过肩的黑色长发,大眼浓眉,黑眼珠边上全是眼泪,小小的鼻子不停的抽唆,樱桃小嘴有点抖动,脸上有些尘土,身着白色棉布短衫,腰上的短分叉裙子,光着小脚战战兢兢的战立着。“卡馨你的红宝金项圈呢?”王子妃看着孩子但是仍然十分气愤的问到。
“在枕头下,还有手环脚环,出去不敢随便带那些东西。”卡馨回答有些吞吞吐吐,两脚并拢着站着,头低着,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屁股又边哭边说了句:“母亲,您放了她们吧,跟她们没关系!是我自己非要出去的!”
“住口,没她们你能出去?”王子妃用手重力拍打了一下椅子的扶手,“你穿谁的衣服出去的?你去哪里了?你干什么去了?你知道不知道今天你祖父要为你庆祝生日,问我你在哪里,他没见你训斥了我,你父亲和我在法老面前跪了半天,你祖父说我缺乏对你管教,我今天倒是非要好好管教管教你了!”
修普伪善的跑到卡馨跟前,低头说:“殿下,您出门也该挑个时间,您把你的红宝金项圈随便的放在枕头下可不是很妥当,那是陛下的珍爱,给了您您应该好好爱护,如果给人偷了可能我们这些宫女都别想活了,您也不应该出门,今天法老很生气。”
“你给我滚开,你这个邪恶的女人,谁不知道你专门制造些刑法和刑具欺负宫女,你欺上瞒下的,没你母亲上次能打我吗?我宫殿的人你敢耍什么心眼我要你的命!”卡馨一个耳光打了修普!
“你怎么这么没礼貌?修普是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人,小时候看着你长大的,你自己犯错还把气撒到别人身上,你可知道你这样出去多危险,14王子跟你父亲斗的如此厉害,如果有什么意外别说你,我们在法老面前不要活了,你给我跪下!”王子妃站起身子对着卡馨一句怒斥!
卡馨跪下了,眼睛里满是泪水,看看她周遭的侍女们,大腿上的屁股没一块好肉,她恳求着她母亲说着:“母亲,求求你放了她们吧,这是我的错,跟她们没关系,您要打打我吧!”
“别以为我不打你,我今天不可能饶你,这些人先吊着,我倒是看看应该怎么管教你。这些人统统要受罚,就是你的错。”王子妃起身就走了。
卡馨看着她的“姐妹们”她们都气喘虚虚,汗流浃背,牙齿紧咬,汗水留到屁股上的伤口,又是种剧烈疼痛。
“卫兵,你们退下!”王子妃让卫兵统统退下,留下5个侍女和修普,13个女仆,和她的犯错的宝贝女儿。“修普。”喊了句又对卡馨看了看指了指中央的一个东西。卡馨看到此物却是十分恐惧——笞台,这东西是卡修专门为公主设计,王子妃采用了,长2米的一根木柱,半径在10公分左右,木柱程30度角放置,木柱中央下有另外一个木柱支撑,程三角状木柱并不规则直线,在中央偏上面有一个斜度向上,木柱上都由很厚的棉布包裹,十分柔软,木头上有3个固定点,两是是双手环抱时锁住双手用,一个是固定腰部用,支撑木柱上有两个固定点是固定漆关节,两根木柱下面有一木板,1米宽1米长,上面也有两个固定点是固定双脚。这东西对受刑者也有很好的保护作用,毕竟为公主设计,柔软的外表能防止公主在被打PG的时候扭伤,而且几处固定点充分的控制了力道,使人根本完全不能动弹,30度角让人都倒环抱趴在木柱上,后面的仰角又能使屁股高撅最大限度的占先,这样既能加重痛苦又能防止击打到背部和大腿中部。修普曾经是狱卒女官,折磨人很有一套,设计此类刑具是为了给王子的女儿卡馨专用,是她得意之作!
卡馨被几个母亲的侍女弄上了笞台,不一会工夫就固定好了,对她来讲也不是第一次了,前面有两次,大概是1年前和3个月前,因为自己养猫和当着法老的面顶撞父亲,猫在埃及是地狱的守护者,一般是不吉利的,那两次挨打卡馨记忆忧心,在着台子上光着屁股,一顿板子下来,起码一个月别想坐着,羞死人了,在着上面完全动弹不得,每一板子都能击打到位,说起来打她屁股用的板子也颇有意思,只有大拇指般宽,手臂般长,打PG的时候疼的那是难以形容,可是就是不留一点伤痕,上次养猫如果是别人可能处死了,因为自己是公主,生硬的挨了一百板子,屁股好象都没有了,但是只是红肿却不见血,可能这也算公主的优待了。
卡馨高橛着倒趴在台子上,双手环抱,双退被叉开,固定的一点不疼,但是却丝不能动弹,王子妃示意修普把公主的屁股露出,修普用手撩开卡馨的裙子,由于裙子两边叉开,不用动正面自然轻松的上翻露出了那诱人的臀部,细长的腿让人看来十分怜爱,卡馨害怕和着急的喊着:“妈妈,别,别,我错了我认错。”母亲不予以理会,示意修普开始。修普心里暗笑着,又一次玩弄公主,报了公主打她一耳光的仇。

相关推荐
更多

不乖巧的女人要被打屁股
Posted on 10月25日
魂销阁
Posted on 07月03日
伊莎挨打
Posted on 02月23日
皮带在臀部飞舞
Posted on 08月13日
标签:
  1. 婚后刚开始我说一人一张被,老婆还发脾气,说不爱她了云云。后来我就跟她盖了几天,晚上翻身被子被扯来扯去,冷气灌进去经常醒不说,最后还着凉感冒了。她就再也不反对两个人各自盖了。

  2. 婚后刚开始我说一人一张被,老婆还发脾气,说不爱她了云云。后来我就跟她盖了几天,晚上翻身被子被扯来扯去,冷气灌进去经常醒不说,最后还着凉感冒了。她就再也不反对两个人各自盖了。

  3. 婚后刚开始我说一人一张被,老婆还发脾气,说不爱她了云云。后来我就跟她盖了几天,晚上翻身被子被扯来扯去,冷气灌进去经常醒不说,最后还着凉感冒了。她就再也不反对两个人各自盖了。

  4. 婚后刚开始我说一人一张被,老婆还发脾气,说不爱她了云云。后来我就跟她盖了几天,晚上翻身被子被扯来扯去,冷气灌进去经常醒不说,最后还着凉感冒了。她就再也不反对两个人各自盖了。

  5. 婚后刚开始我说一人一张被,老婆还发脾气,说不爱她了云云。后来我就跟她盖了几天,晚上翻身被子被扯来扯去,冷气灌进去经常醒不说,最后还着凉感冒了。她就再也不反对两个人各自盖了。

  6. 尹狄,原来尹狄一直没有忘记米棋,他当初在已经被送入太平间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可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其实他喜欢的依旧是米棋,可是,他的

  7. 尹狄,原来尹狄一直没有忘记米棋,他当初在已经被送入太平间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可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其实他喜欢的依旧是米棋,可是,他的

  8. 尹狄,原来尹狄一直没有忘记米棋,他当初在已经被送入太平间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可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其实他喜欢的依旧是米棋,可是,他的

  9. 尹狄,原来尹狄一直没有忘记米棋,他当初在已经被送入太平间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可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其实他喜欢的依旧是米棋,可是,他的

  10. 尹狄,原来尹狄一直没有忘记米棋,他当初在已经被送入太平间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可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其实他喜欢的依旧是米棋,可是,他的

  11. 尹狄,原来尹狄一直没有忘记米棋,他当初在已经被送入太平间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可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其实他喜欢的依旧是米棋,可是,他的

  12. 尹狄,原来尹狄一直没有忘记米棋,他当初在已经被送入太平间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可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其实他喜欢的依旧是米棋,可是,他的

  13. 尹狄,原来尹狄一直没有忘记米棋,他当初在已经被送入太平间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可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其实他喜欢的依旧是米棋,可是,他的